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青春嘉年華

    2010-01-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7470553.html

    130號。鄧麗君去世。好朋友生日。快女昆明音樂會。早班。晚上主持富滇銀行的音樂派對。

     

    鄧麗君不是我那個年代的歌手。她去世的時候我上初中。唱片店裏的掛滿了她紀念專輯的海報,老闆娘幾次向我兜售,我始終不為所動。她說有多少人得知鄧麗君去世連飯都吃不下。這種感覺我在多年之後——張國榮去世的時候體會到了。

    雲南電臺是不允許播放鄧麗君的歌的,連這個名字都不能提,說是因為她在臺灣的部隊裏掛軍職,所以不允許在我們這樣的媒體出現。結果,昆明台的副總監做了鄧麗君的專題節目,中央電視臺也做了鄧麗君的回顧,就只有我們省台還沒有解禁。領導的解釋是:“下面管不了,上面管不著。”

     

    大學同宿舍的哥們今天28歲了。他的QQ簽名變成:“2828、哢哢就是發!”一晃眼10年過去了。我認識他的時候18歲,大家都帥得跟什麼似的,現在呢,皮塌嘴歪。

     

    快樂女生在雲南大劇院有一場演出,因為晚上另有安排所以給了某高中同學。他騎個電單車來拿票的時候毫不客氣,抬頭還說:整得著大河之舞麼整兩張來看看。我白了他一眼,匆匆上樓。

     

    改版後,只要我出現在直播間值導播班就是5個鐘頭。今天是7個鐘頭,LULU去看新房了,我幫她盯了兩個小時。其間困得要死。

     

    17點下班回家,吃飯,洗澡,換衣,然後直奔昆都MIX酒吧。多少年沒去這種地方了,這次我是去工作。富滇銀行在週末的時候包下了MIX,開一個名為“青春嘉年華”的音樂盛典。活動有兩個內容。一,各支行的同志們一首接一首地高唱那些完全不在調上的歌。二,所謂的“退團儀式”。我有幸被他們選中擔任主持人。

    活動的策劃執行單位是我們頻率的廣告代理公司,所以他們把100的頻率總監和102.8的頻率總監都請到了現場。102.8是我的老東家。我拿了一瓶酒走到納菲總監的身邊,我不會說客氣話,我只說了句“好久不見”。他拍拍我的肩說:“長大了。”突然鼻酸。

     

    還沒開場,一個身影徑直走來,然後坐在我的身邊。一個曾經曖昧過一小段時間的人。我完全忘記會有可能在這個場合出現,其實,是我出現地太過突然。小酌兩杯,其邀約我一起過夜,我倉皇而逃。

     

    活動中有一個優雅的“貴婦”一直來向我表示謝意,說我很支持她們的工作。和旁邊的女主持人耳語得知,這個女人是銀行的團委書記。想想,她對我如此客氣和熱情也是有理由的。活動結束,我們和她告別,交換名片才發現她是我的小學同學(至少名字是一樣的),眼光從名片上直接轉移到她的臉上,似乎是有一點點小時候的樣子,不敢確定。她很客氣地說:“我經常聽您的節目。”我也很客氣地說“謝謝”。

    這個女人——我眼前的貴婦,如果真是我的小學同學的話,那麼她就是那個我生平第一次寫情書的對象,她就是我在畢業後寫血書並寄到她新的學校的人,她就是在班裏演講時只看我的那個人。而現在如此陌生和遙遠。

    我們甚至都沒有說破這層同學的關係。我想,她一定知道我是誰,很可能就是她定的我主持。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一晚上見到了那麼多曾經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人。居然是在這樣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場合。真是“青春嘉年華”啊,我的青春都一一地被這些人見證著,而如今他們散落在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酒後記 2008-01-31
    200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