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似是而非

    2009-11-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914673.html

    我又開始糾結於一個所謂準確的定位了。“是”或“不是”。我想,當事人都說不清楚。然後我從一些小細節裏洞悉我要的答案。不成立。因為說者未必像聽者那麼有意,所以得到的答案往往並不可信。如果追問其究竟,得到的回答案很可能是:我就那麼隨口一說。顯然是自取其辱。

     

    我活得太小心,活得太敏感,活得太脆弱。我看的很重的事情在別人而言簡直是無足輕重的表現。所以,我要接受這些和我不一樣的人,包括我的愛人。準確的說,應該是“我愛的人”。

     

    DQ遇見飛的前任。這是我回到座位上以後得知的。

     

    “他怎麼如我?!”我有些驚訝。然後隨之鬱悶,備受打擊。堵在我前面的居然是這樣一個男人。一個我不會多看一眼的男人。一個飛“唯一愛過”的男人。一個我無法超越的男人。

     

    我只能打趣地對飛說:“你瞎啦?”

     

    飛開始有些不敢確認了。是因為我的反應過大讓他有些難堪,還是因為離開了飛以後這個男人變化很大。

     

    重要嗎?

     

    不重要。

     

    我只是有些不服氣。但我必須承認,在愛情裏沒有傳統價值觀裏的“好”與“不好”。我當然沒有自信心倍增,反而更加沮喪。

     

    我沒有理由挺直了腰板說:好了,我現在取代你了,我可以給飛更多你給不了的東西。我很可能給不了,我更可能沒機會參與到飛的生活。

     

    我也沒有理由晦暗地低頭服輸:我永遠不可能像你一樣得到飛的信任和快樂。我再不敢像飛求證。我遊歷在飛世界的邊緣。嗯,好朋友吧。

     

    明天,我應該發一條短信祝他“光棍節”快樂?那是一種試探嗎?試探他還是不是“光棍”?

     

    算了,還是祝他“筷子節”快樂好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