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離開的輪回

    2007-12-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453.html

     

    他在黑夜的城市裏遊走。陰暗的路燈把他的影子拉成長長的黃色,他回過頭張望,卻看見影子似乎也在回頭期盼看到什麼似的。

     

    他不抽煙,也不喝酒。他不知道在複雜情緒的背後要用什麼來排解或者是發洩。他甚至說不清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態。一個人?還是有著太多的靈魂。

     

    他想不出,在自己即將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有什麼人要通知。可是他很想知道,如果他真的要離開了,最後的一個電話會打給誰。

     

    他走在路邊。夜深的汽車因為沒有紅綠燈的管束都疾馳在平時擁堵的馬路上。每當汽車飛躍他身邊的時候都會刮起一陣風,似乎要推他向前。夏夜裏,因為速度而帶來的刺激讓他覺得有些寒冷。他走的很慢,因為不知道要走到哪里。他希望上帝能在這條馬路上突然間為他開一扇門,他可以不用再尋找出路。

     

    他像突然長出了翅膀一樣飛在空中。數秒之後,他落在溫暖的紅色的液體裏。幫助他飛行的車子頂著破碎的擋風玻璃繼續疾馳而過。他趴在地上,對那輛打開上帝之門的車微笑,他祝福他可以逃脫。

     

    手機就在他的身邊,他終於可以嘗試著去撥打某一個熟悉的號碼。此時,手上的液體已經變得凝固。鮮紅成了暗紫。他還有足夠的力氣去觸碰那些數位的按鍵,可是他僅僅只是在撫摸。他把手機鍵按亮,然後看鮮血透過綠色微弱的燈光交織成的顏色。他知道,他沒有電話要打。他也期待這時電話不要響起,他想安安靜靜地去赴上帝之約。那是在多年之前就約好的見面,他始終聽見上帝在對他說:你準備好了就來吧。

     

    他放下了手機,把臉輕輕地貼緊地面。他終於不覺得冷了,他胸膛裏緩緩流出的血液在溫暖著身體。他慶倖終於可以了結這世上的牽掛,那份替別人牽掛自己的牽掛。

     

    遠遠地,他看見一個男人躺在路的中央,身體旁邊散發著血紅的光芒。他覺得寒冷,剛才還在溫暖自己的血液卻不再有溫度。警車的紅燈和藍燈交替閃爍讓他覺得有些刺眼。他決定離開這裏。捨棄這最後的牽掛。

     

    他飛過曾經住過的房子。他看見早上起床後還沒有來得及疊好的被子。會有人幫他處理的,他心想。他看見很久以前父母親住的臥室。他們離開之後,他從沒有進去過。一切都是原來的樣子,只是看不見任何顏色。厚厚的窗簾和滿布的灰塵讓他想不起原來的生氣。他默默地說:我也來了。

     

    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方向。他不知道該去哪里,所以冥冥之中總有一種力量把他推向那些曾經最為熟悉的地方,像是一種告別。

     

    他看到了她和他曾經一起生活的一個小小的單間。他曾與她再這裏夜夜纏綿。而現在他看到了同樣的場景。兩張同樣年輕的臉,因為對方給予的溫度而低吟著。他不是在詛咒,他只是懷疑他們可以纏綿多久?就想當年的他和她。

     

    他在兩年沒有去過的PUB上空停留了下來。他想起,那天他和他瘋狂地往肚裏灌殷紅的液體。而現在,他全身上下沒有任何的顏色。殷紅的液體最後溫暖他是在幾分鐘以前,以另一種方式。他順著當年和他一起回家的路盤旋。他看見那片用於城市綠化的大樹。他清晰的記得,他要他吻他,就在那樹下。然後,他說他願意永遠停留在那一秒。

     

    他曾經聽人說,當他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他會看到一束光在前方。只要經過這束光就可以再次輪回。是的,他看見了。那束光一直跟隨著他,從這裏到那裏。他不想進去,他不想輪回。可它一直在等著他,直到它越來越暗,然後消失。

     

    他笑了,就像當他看到那輛汽車繼續飛馳的背影的時候一樣。他終於掙脫了人從有到無的所有既定規則。他不要“他”——那個下輩子同樣要遭受著這個罪惡靈魂侵蝕的身體再次在這個世界上掙扎。

     

    他想盡了各種方法讓自己魂飛魄散。他用力地飛向一幢高樓,他以為他可以瞬間化為烏有,可他只是輕易地穿過。他再次站在馬路中間,他希望他可以通過同樣的方式再離開一次。可是,他依舊只是被忽略。這比他活著的時候的忽略更讓他覺得悲涼。他捏住自己的鼻子,想讓自己窒息,可惜他早已沒有了呼吸。

     

    他徘徊著,就像當初不知如何離開那個世界一樣。他現在也不知怎麼離開這個長得很像原先那個世界的世界。他害怕,他怕永遠就這樣不停地思考著該怎麼離開這一個又一個的世界。他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結束。

     

    他始終沒有遇到一個像他一樣遊走的靈魂。如果遇到了,至少他還可以向他詢問自己的出路在哪里。他懷疑,他可能是唯一沒有走進那束光的靈魂。

     

    他就一直這樣遊蕩著,亦如他活著的時候一樣的孤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绝交 2009-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