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夏天就這樣過完了

    2009-08-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111.html

      

             晚上上班的時候,聽《資訊播報》才驚覺夏天原來已經過去了。

     

    這一年過得總是渾渾噩噩。春天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仿佛去年的冬天也就沒怎麼冷。而接下來的秋天估計也不會涼爽到那裏去。

     

    算算那些過去的細節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好多年。

     

    仿若隔世,卻僅在眼前。

     

    晚飯是廣告代理公司的老總請的,說是為了感謝支持他們的《勁爽一下》。業務員小夏一直說我是她的偶像。老闆也在八卦著她在公司說我怎樣怎樣。小夏不好意思,至少喝酒打屁。我除在表示禮貌地感謝的同時,總感覺她可能還停留在我的“夜色”時期。

     

    喝了紅酒,又被逼著喝了上等的15年的茅臺。聽一級錄音師張建昆前輩的教誨。然後,想像著今後要在這個單位繼續的30年光景。有些倦怠。

     

    酒後的眼睛有些紅,不是殺紅了眼的那種囂張,是哭過以後的脆弱。我在洗手間的鏡子裏端詳自己。面無表情,但好像有很多故事。

     

    我說我想離開了,不是不知道要去哪里,而是不知道是不是能去得到那裏。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當你選擇的時候,對方也在選擇。這很正常。所以讓人沮喪。

     

    林靈下個星期公休,我來代班《翻閱日曆》。我也計畫著我所剩無幾的假日。我還是要去大理。去看看微笑吧裏叫“佳陽”的老闆娘,去看看蝴蝶吧裏的“可以”和“罐頭”。去“海地”聽洱海的耳語。

     

    我這樣夢著,夢著,這個夏天就已經過去。

     

    我必須承認,80年代的我已經不再年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軌跡 2007-08-07

    评论

  • 嘿嘿,看你说大理的蝴蝶吧,我突然想起来,去年我出差去大理的时候因为你的介绍曾去过那里,去的那天吧里两男一女,所以我不知道哪个是你说的“可以”、哪个是“罐头”。
  • 嘉扬,加油啊!
  • 听你的背景音乐,难道,你想跳舞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