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Share

    2009-08-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107.html

    其實我渴望與人分享

     

    更多時候我不是因為不想接近而刻意回避,而是因為無法接近。

     

    我是想要與人分享某些事情的。

     

    比如:

     

    我手裏有兩張《特種部隊》的電影票。我打電話給某男,我覺得他應該會想要去看。最後,還是我一個人坐在電影院寬大而舒適的紅色沙發裏。

     

    我擁有兩本素黑簽名的《出走年代》。我想要送給某女一本。它講述死亡,以及她和這個世界的格格不入。我想把它作為她9月即將到來的生日禮物。可我沒有和她提及。很有可能它會要送給她的那件黑色麻布褲子一樣在我這裏停留很長時間,或者一直停留。

     

    我想送給某男一張唱片。但是我害怕他聽不懂而將它擱置一旁不再觸碰。所以,它還一直在我的CD唱機裏默默旋轉。

     

    我剖析自己。我覺得我想與人分享只是想得到回應。但我知道這種回應必定不會存在,那麼為什麼我還要與人分享呢?

     

    確切地說,我該如何與人分享。

     

             分享,不是贈與。一旦交給他或她就與我無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今天看了一部电影,有一句对白:这是我原本要送给你的东西,既然我以决定送你,即使你不要,它也不是我的了
  • “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所以在我每每想送人礼物时,定不送自己所爱的!当寂寞来袭时,只是守得住就过得去!就像我们所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