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上海,與杜月笙同眠

    2009-09-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085.html

    從昆明到上海,坐飛機也要3個多小時的時間。這種飛行是疲憊的,因為對於我這樣一個腿長的人來說,擠壓在狹小的座位裏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還好,這次我坐在安全門的位置,這個相對寬敞一點的空間讓我自由了許多。

     

    說起安全門的座位,讓我想起了多年前和音樂台的某前輩一起出差南寧。回來的時候因為對南京機場的不熟悉,沒找到買保險的地方,也就匆匆地上了飛機。再一看,我們被安排在了安全門附近的位子。這時,一位美麗的空姐欠身為我們介紹安全門在遇到緊急情況時候的使用方法還有注意事項。這下倒好,把我身邊的這位大姐嚇得魂不附體。她一直再詢問上了飛機還可不可以補保險,還一個勁地對我說,她相信有付出才會有回報,要買了保險才能保平安。我無語,只是笑笑。她慌忙地關了手機,然後閉起眼睛等待命運的審判。她的那種緊張讓我有些想發笑。飛機起飛,我聽MP3,本想問問要不要分一隻耳朵給她,轉過頭去,竟看她緊閉雙眼,緊鎖眉頭,口中振振有詞: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也好,她如此虔誠,我也借她念佛保得平安。飛機平安落地昆明,大家開始紛紛打開手機。這位大姐突然一聲慘叫,啊!!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她沒關手機。我說不是見她關了麼,她一頭冷汗:我只把它關成靜音。反正飛機已經落地,我只好安慰她道:你的是CDMA,不會有幹擾的。其實,有沒有幹擾我可不敢保證。民航現在都不承認手機上的“飛行模式”,更別說不管手機了。哈哈。有趣的一幕。

     

    再回來說這次的上海之行。

     

    和同事GL的一路聊天也到不覺得時間過得漫長。只是臨近到達上海,飛機開始降落的時候,我卻發現他滿臉青筋暴露,隨後一股暗紅色的濃稠液體從他的鼻孔裏流了下來。我驚詫:你流鼻血了。他也嚇個半死:怎麼回事!?後來我們分析,可能是因為從高原到平原,海拔降低,人的血壓升高,導致了他的毛細血管破裂。不過也後怕的。這要是破的不是毛細而是主動脈,那不就一命嗚呼了?呸呸呸。

     

    9月初的上海還是一樣炎熱。出了虹橋機場,打車上路。組委會告訴我們活動的現場設在上海音樂學院,所以我們就住在附近的東湖賓館。雖然淮海路已經被拆得不成樣子了,但是想起幾年前來上海的時候,在淮海路上散步的愜意我還是忍不住有所期待。而且在淮海路上的賓館想必也不會便宜吧。

     

    師傅把我們拉到了東湖賓館的門口。下車看到的景象卻讓我有些恍若隔世。大門兩旁站著的迎賓(也就是我們平時說的“門童“)竟然是清一色的50多歲的老頭。白色的外套,白色的帽子,讓人有一種應該坐著老爺車讓他們開門的幻想。

     

    這是一幢4層的小洋樓。年代似乎很久遠了。暗紅色的牆漆,光亮的大理石地板都與這個繁華大都市的喧囂形成鮮明對比。總台小姐微笑:儂好。一下子讓我魂飛魄散。

     

    房間號419!我對自己說,我可不是來搞一夜情的。

     

    房間古樸典雅卻不時尚豪華。打開衛生間,馬桶上方赫然貼著一塊燙金的牌子,像是博物館裏介紹文物的樣子:此馬桶為美國**公司生產的第一代產品。狂暈。我竟然坐在文物上拉屎。

     

    來上海之前看了一期《康熙來了》,因恰逢七月半,所以主題是“鬧鬼“。這期節目的唯一收穫就是,在住飯店之前,要先敲門再開門。我當然這樣做了。這讓GL很是不解。我沒有多做解釋。進了房間,他往大床上一躺,感歎著這間800塊錢一晚的房間。我胡說:這可是宋美齡住過的地方啊。GL兩眼放光,說:那麼久的歷史,那這裏不是死過很多人?我點頭,然後很專業地說:你沒看我進門的時候先敲門了嗎?

     

    組委會的同事聽說我們住在東湖賓館都羡慕不已。我搞不清楚狀況,只是覺得這個古香古色的老樓就是周圍環境好點,其他也沒什麼。後來才知道,這是杜月笙的公館。

    天哪,野史說他劫持過宋美齡,難道這個大美女真在這裏住過?!那麼孟小冬又住在哪里呢?

     

    馬上拿出相機,哢嚓兩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遗失的美好 2006-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