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有些事情不能回憶

    2009-09-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083.html

    睡不著,於是起來寫些文字。

     

    休假回來後的第一天直播,終於在《歲月留聲》開始之前調整好了狀態。今天,我好像話說得稍微多了一點。節目間隙,我試著在QQ空間裏搜索著我的名字,一種好奇想知道有沒有人記錄著我些什麼。

     

    當然,我看了很多。那些文字大多在086月以前,在我離開《夜色聲音雜誌》以前。好像很多人在我的聲音裏覺得溫暖,無論我在回復那些短信時,是多麼的刻薄,或者用他們的話來說是“一針見血”。當初毅然決然地離開夜色,就是因為無法忍受短信那頭的人們“不會成長”。我每天看到大同小異的問題,回復著大同小異的溫暖。我厭倦了,於是離開了。

     

    我後來的節目都沒有再開熱線或者短信平臺。我自說自話。我故意無視你們的存在。偶爾從同事那裏聽說,他們的朋友以前是多麼喜歡我的節目,是多麼喜歡我的聲音。我笑笑,我明白他們說的是“以前”。

     

    我自認《歲月留聲》也做得不錯。只是剝奪了讓聽眾說話的機會,他們自然不會垂青。這是一個大家都要表達自己的時代,誰會聽的下去誰的自顧自的嘮叨?儘管我無法確認有多少人在聽這個節目,但是我總能得到偶爾的慰藉。

     

    我看似很懷舊,其實我放下一樣東西也可以很乾脆。乾脆得有些殘忍。

     

    看到有人在他們的QQ日誌裏記錄著我曾經在節目裏痛哭失聲的經歷。多年之後,讓我無限尷尬自覺幼稚的舉動,在他們看來卻是無比感動。當然,這樣的情況估計在中國廣播界也沒幾次。我愛一個人和恨一個人一樣,都要讓全世界知道。

     

    而我現在如此沉默。

     

    下班回家,洗澡,敷面膜。在等到面膜幹的過程中,帶上耳機聽電臺廣播。這是我在這5年裏屈指可數的幾次純粹作為聽眾的聆聽。

     

    陳磊休假。今天的《夜色聲音雜誌》是其他主持人代班。代班DJ自說這是一期很敷衍的節目,僅僅只是念短信,播歌曲。因為跳離了作為主持人的身份,現在的我只是一個等待睡眠的聽眾,所以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只是總覺得這個節目和“夜色”無關。很遺憾,陳磊主持的“夜色”我一期也沒有聽到過。

     

    話筒背後的人是我曾經最為熟悉的人之一。想想過去的時光,恍若隔世。5年前的相遇讓太多陌生的面孔變得熟悉。那些來來去去的人偶爾還是會跳出記憶的高牆,讓我驚覺變化的不僅是時間,還有人情。

     

    我必須說,現在的FM1005年前的青春100大相徑庭。奇怪的是,我搞不清楚為什麼會變,又是從何時開始改變的呢?難道我的那些叉叉圈圈故事正是一切改變的開始?它像米諾骨牌一樣讓好多人牽扯其中。不過很有可能,是我誇大了自己的負面作用。它改變的其實只是我看待這種改變的改變。

     

    有些事情不能回憶。它們只能在每年團拜會後的酩酊大醉之後相互告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山塘似西塘 2009-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