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山塘似西塘

    2009-09-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082.html


             在去蘇州之前就查閱了相關的資料,山塘是我必去的地方。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對古鎮有一種深深的情結,雖然至今我看到的古鎮大多早已不古了。

     

    在蘇州城裏的古鎮想必早就成為一條商業街或者酒吧街了吧。但我還是在夜幕降臨以後,來到了這樣一個“紅燈區”。似乎所有的古鎮到了晚上都會將大紅燈籠高高掛起,麗江如此,蘇州如此,我後面去到的同裏也如此,除了我們家大理。這就是我一直喜歡那裏的原因。

     

    紅紅綠綠的彩燈把山塘裝飾得神采奕奕。在夜晚,是看不出任何古樸的韻味的。那種味道當然也不是時尚和繁華,它很複雜。

     


             我開始一家一家地搜尋要送給夏小沐的生日禮物。我說蘇繡很出名,她說要手工的。我苦苦尋找,然後終於在一個地方找到了——博物館。於是,我盼望著能在這裏看到小一點的,我可以賣得起的刺繡。

     

    她還要一份禮物。她知道我此行要去幾個地方,她要每個地方的樹葉。在山塘的小街我看到一塊絲絹的手帕,上面繡著一片紅色的楓葉。我連忙拿著它上前詢問老闆娘這可是手繡。老闆娘微笑點頭,然後教我如何分辨機繡和手繡的工藝。我高興買單,可惜這塊絲絹的價格也實在不貴,作為禮物是有些拿不出手。於是,繼續搜街。

     

    具體細節就不冗述了。反正最後,我拎著一個大紅色的民族包包,一對一樣一隻顏色的耳環,一塊繡著紅色楓葉的手帕,還有一本夾著各個地方樹葉的書打包當做禮物送給這個和我一樣奇怪的女孩。

     

    突然,我有些心虛。好像除了夏小沐,我沒有給其他任何人帶禮物。包括我自己。


    沿著早已不清澈的河水,我漫步在山塘的街道間。微風吹來,掃去了白天的煩熱。身上也不再粘糊糊的。很多廣東旅遊團和日本人在小碼頭上上下下那些被裝上了馬達的木船。我想沿河邊找一家酒吧坐下,品一壺清茶,聽一段蘇州評彈。我繼續朝著“紅燈區”走去。

     

    那些掛著大紅燈籠,占盡河邊美景的地方居然不是酒吧和茶室,而是一家又一家的婚紗攝影。在青島的時候目睹上百對新人在海邊嬉戲的場景,而在蘇州卻看到了另一番景色。女子畫上粉紅透亮的妝,身穿旗袍,手拿圓扇,輕輕依靠在石橋邊,或者坐在河邊的木凳上,那種風景格外醉人。轉臉一看,一個個肥碩的新郎目光呆滯表情淫蕩地死盯著眼前的景色,像是恨不得在眾目睽睽之下就脫下褲子,來一場轟轟烈烈的肉搏。一垂眼簾,我快步離開。



     

    找不到清幽喝茶的河邊茶館,我只好朝著古鎮身處走去。我聽到了悠遠的一棟木樓裏傳出嗲嗲的評彈聲。

     

    開始對這樣一種地方戲曲比較鍾情,是因為偶得一張范宗沛大師的《水色》專輯。驚訝於這樣一個來自臺灣的配樂大師能將與他相隔幾千幾萬里的江南小調演繹到近乎完美。所以,到蘇州聽蘇州評彈是我此行的一大目的。

     

    當然,我找到的不是演繹評彈的茶樓,而是播放磁帶的路邊攤。

     

    沮喪,和去年的這個時候一樣沮喪。

     

    08年的9月,我在西安。我想聽秦腔,卻連磁帶也沒聽到。

     

    轉念,我開始理解這樣的狀況。試想,如果有朋友來到昆明,他要我帶他去聽花燈,我也實在找不到一個能聽花燈的地方。罷了罷了。

     

    我打開背包,塞上耳機。MP3裏早已灌入了《水色》。“揚揚”自得。


    我想任何古鎮,白天和晚上都是有強烈反差的。在城市裏,白天忙碌繁雜的空氣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恢復平靜,而古鎮則是在白天恢復最為樸實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我再次來到山塘。在河邊的走廊裏坐了一個小時,然後往蘇州汽車北站走去。

     

    今天,我要去同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