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他們都不相信我不寂寞

    2009-09-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076.html

    好像每個人都覺得我很寂寞。在過往的某一段時間我自己也覺得我很寂寞,而且想要排解這樣的寂寞。於是,我找朋友去幫我介紹朋友,我開始多出去活動,甚至上網聊天,見到每個人都說,能不能帶我出去玩。天呐,現在想想那真是一段不正常的日子。

     

    當然也有一些攀岩給我介紹了一些人,臨到見面的時候我就開始懶得去。想很多。比如,要是我不喜歡她或他,或者實在不是一路人連話都說不下去該如何是好,等等問題。

     

    高中同學,男生,打電話給我問我十一有什麼安排。他本想邀我和新婚不久的妻子一起去旅遊(我還以為他要3P,媽媽呀),但我估計實在是他們自理能力太差,所以找一個經常出門的人打點一切(我實在忍受不了諸多事情的不專業,所以必定正中他們下懷)。當電燈泡本來就不是我的喜好,更誇張的是,他說同行的還有一個女生。暈死,幹嘛?相親啊?還是旅遊相親?看不上怎麼辦?還得呆一起這麼久,浪費時間,浪費心情。不划算。同學罵我想太多。沒錯,我就是想太多,而且都想消極的,我根本不用相信他能帶個什麼美女來和我認識。

     

    參加某北漂女的回歸生日派對,在送出生日禮物之前先收到一份送給我的禮物,一顆巨型藥丸,上面一大個“G”。我驚訝:幹嘛!?說我是GAY啊!?眾人大笑,說我太敏感。

     

    這可藥丸當然不是治GAY的,它治的是“寂寞”。她說,我很寂寞,所以要養兩棵植物來陪我。那個藥丸裏裝的是兩包種子和一些土。

     

    我真的寂寞到要和植物說話了嗎?家裏陪著老爸的狗早就成了我的心病。煩死了,要不是為了不讓老爸來煩我,還是讓狗去煩他好了。我忍。

     

    9年之前的網友現在早就成了老友。偶爾電話寒暄一下,問問我有沒有死掉。他就是我寫過的那個白羊座的男生。他怕寂寞,但是好像他更怕我比他還寂寞。只要見到我就問我的感情事蹟,如果剛好空窗,他就馬上掏出手機查電話,告訴我那裏面人的一切情況——身高體重年齡。

     

    他又在QQ上問候我有沒有死掉了。說是要約我去泰國情色之旅。我打哈哈,說我不想去。他不信,說屁咧。我說“你不懂我”,這話一出我突然覺得有點重。他回答“或許吧”。哎呀,萬箭穿心。又傷了一個愛我的人。

     

    有一次,我和這個男生在隔鍋香喝茶。和9年前的我們不一樣,最近的談話像兩個男人了。當然,很多時候他開始學著向生活低頭,而我卻更執拗的固執。說到感情,我開始從沒信心到沒興趣,這對於自己而言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心態的轉變。不過這一點也不妨礙我在節目裏說那些煽情的話。蔡康永說,離過婚的才能當婚姻專家。哈,我不想當專家。那種“醫療專題”留給陳磊吧。GO GO 加油!

     

    說來說去,我真的不覺得寂寞。我煩人多,煩不專業的人多,煩不遵守規則的人多,煩低素質的人多。我根本就應該去種田,可是我又怕蟲子多!媽的。活不了了!

     

    炮友好久沒有召喚。弄得好像多想念我的樣子。我警告,這會讓我越跑越遠。我掏心掏肺地告白:最近我迷上了打飛機!

     

    我再說一遍,我不寂寞。

     

    非要說一個和寂寞有染的詞,那麼我頂多有點與生俱來的孤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1-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