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一次荒腔走板的出走——上車

    2009-10-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jjiayang-logs/50319071.html

    原本定好在十一大假期間的哈巴雪山之旅,因為藝薩同學那些不靠譜的朋友而臨時取消,更可恨的是取消活動也不通知一聲,害我延誤了重新制定出行計劃。現在想起來還在耿耿於懷。

     

    臨放假還有一天,我在網上瘋狂查詢出遊信息,機票價格,出行線路,只為不要在這難得的大假裏獨守空閨。可是,哪里都是人多,哪里都機票貴。在夏小沐同學的推薦下,我打算去壩美看看。她沒去過卻給我制定了一個計劃,仿佛是我帶著她的心願去旅行一樣。

     

    本台帥哥王卡是文山州硯山人。要去壩美必定經過那裏,所以不去文山縣城,打算直接到硯山駐紮。省內機票因為是壟斷經營,所以基本上平時都不打折,恰逢大假更是沒戲,但又顧慮文山路難走還是掙扎著準備買票。不慎消息走露,其他同事聽說去文山都要坐飛機罵我是個賠錢貨,也就只好第二天一早去南窯排隊買汽車票。

     

    早上9點,經過漫長的堵車和堵心之後終於抵達長途汽車客運站。一進大廳,一秒鐘都沒待折頭就走。那個人啊,多得不像話。一個破售票廳裏怕是站著個百八千人,嚇得我直接打道回府。然後打電話給夏小沐,遺憾地通知她壩美之行改成去玉溪讓她請我吃涼米線。

     

    這天是30號。

     

    既然決定哪也不去倒也清閒。直奔電影院,《風聲》剛好上映!

     

    看畢。繼續堵車堵心回家。半路接到夏小沐電話,說是王琴美眉有關係可以直接幫我拿到去文山的票。哈哈。好!五分鐘後,電話確認說已經買到了。不過要當天直接去車站找人拿票,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暈死!這靠譜嗎?那人是誰?找誰?到了有票沒票?從來沒幹過那麼不確定的事情。算了,好歹也是人情一場,賭一把。

     

    我再次和夏小沐確認:車票是2號早上9點半的,直達硯山的高快,在南窯高快上車?她點頭如搗蒜:活啦,活啦。

     

    2號早上915來到車站。給那個“王師傅”打電話拿票。不接!再打!終於接了。媽啊,嚇得我一身大汗。

    “王師傅啊,我是來找你拿去硯山的高快車票的。”

    “哦,你在哪里?”

    “我就在高快車站這裏。”

    “高快車站?錯了,錯了。是在長途汽車客運站!”

    “啊!?”我頓時傻眼.

     

    南窯附近不知道有多少家汽車客運站,鬼知道是那一家啊!?沖出高快車站,直奔馬路中央,不知何處是對的車站。一路問人。媽的,弄得像個老表第一天進城。終於在925的時候趕到了位於火車站左邊的長途汽車客運站。再給王師傅打電話說我到了。他說沒見到我,我說也沒見到他。他讓我找硯山的車牌。媽呀,哪里有去硯山的啊?哪里都有,就是沒有去硯山的。情急之下再打電話問王師傅的車牌號,還是找不到。頓時被王師傅嫌棄了半天。問一個掃地的大媽才知道,我在的這個地方是加班車的停靠處,正班車還得再上個坡坡。媽的,當我風塵僕僕地出現在站臺上時,老遠就聽見一個操著文山口音的大叔說:“就這個了!還不快過來!是整些哪樣啊!?”

     

    我上氣不接下氣地掏錢。

     

    那位大叔開口:哪個叫你來拿票呢?

     

    我說:王琴。

     

    大叔:王琴?哪個王琴?

     

    我心想:啊?媽的,不是又錯了吧?

     

    大叔:給是文山**單位**家的那個姑娘?

     

    我:是是是。

     

    我哪知道是不是?管他呢,拿到票是真的。直接上車,屁股還沒坐熱呢,車就駛出了城外。

     

    如此荒誕的上車經歷預示著我接下來的旅程都將一路荒誕下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