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永葆安康

    2009-07-09

    我把博客裏的音樂全部換成了蔡康永的講述。平時我會習慣打開博客,然後裏面流淌出來的音樂就會變成我做其他事情的背景聲響。比如,在我寫字的時候。

     

    只是這次,我寫著寫著就停了下來,我隨著他的講述沉浸在一份想像裏。我突然覺得我可能有資質做一個導演,可以把那些畫面呈現在大家的面前,然後再遭受票房和口碑的雙重打擊。

     

    蔡康永,UCLA裏學電影的研究生。可是,他似乎與電影越來越遠。而我呢,一個走野路子闖進廣播界的男人。現在,我似乎也與它越來越遠。

     

    當然,離我越來越遠的絕不僅僅是這些。還有一種叫做激情的東西。但是好像對蔡康永的文字還會比較期待。這是我唯一還在期待著的寫字的男人。有一個女同事向我抱怨,蔡康永的書字那麼少,騙錢啊!我說,現在的書不都是這樣嗎?這個女同事喃喃,可是他是蔡康永啊。

     

    是,因為他是蔡康永,所以我們就對他有所期待,也有所寬容。

     

    有一次,夏小沐問我,你會愛上像蔡康永這樣的人嗎?既然你那麼喜歡他。我迅速地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會。她在追問,如果就是蔡康永本人呢?你會愛上他嗎?

     

    我,呃……

     

    夏小沐,恩。她好像很滿意的點點頭,像你這種那麼在乎外表的人看來還是會因為喜歡一個人而有所讓步。

     

    我無語。

     

    我常常被人告知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也因為我不知道,所以無法驗證。因為我永遠不可能認識蔡康永。但是,當天夜裏我夢見和蔡康永通電話發傳真,然後告訴他說,其實《康熙來了》應該改名叫《康熙大典》,因為陳漢典好像已經不能忽視了。

     

    好笑。

  • 肉償

    2009-07-07

    我常常會為難自己,也為難別人,讓所有的人都下不來台。這就是我!

     

    就在昨天我還想請教“大姐”,我該如何變得平和一些。我常常解釋,我其實不壞,我就是有點嘴賤。這下可好,賤的不僅僅是嘴了,心也越來越賤。所以,我安心下來做一個賤人。

     

    這個工作是讓我不快樂的。或者,我應該把這種不快樂歸咎於這個我不適應的環境。

     

    其實還可以有其他選擇:1.工作很累,經常加班,工資很高。2.工作充實,偶爾加班,工資較低。3.工作不累,不常加班,工資很一般,但心情極度鬱悶。你會選擇哪一種呢?

     

    我要爭取做一個能主動炒魷魚的人。

     

    或者,

     

    做一個徹底“混吃等你死”的人。老子就算洗廁所,你他媽雲南台也要養老子一輩子!

     

    來這裏看笑話的朋友,如果知道有什麼合適的單位願意接收本帥,能辦理工作調動的,麻煩言語一聲。小生願意肉償!外帶90分鐘按摩!

  • 膽小的棋子

    2009-07-02

    “你應該看清,你就是一個棋子,輸贏其實根本與你無關。”

     

    我必須說,我還在掙扎著,至少還有想要掙扎的念頭。雖然我分不清哪里對我來說更為“適合”。作為棋子,那些為了生活而不斷奔波的沮喪和無能為力的惆悵是讓人心慌的。只是,我們無非就是從一盤棋跳到另一盤棋上而已。

     

    你當然可以把這當成一種無奈,也可以把這當成一種命定,然後坦然接受,繼續混吃等死,因為早已無力回天。

     

    一個男人,如果還在因為一個夢想而生存著,其他人到底是用“可愛”“單純”這樣的字眼來形容,還是應該用“幼稚”和“愚蠢”來作為總結?局中人當然來不急考慮別人的眼光。我只想清楚地知道,我要的誰能給我?

     

    太多人抱怨上天沒有給自己選擇的機會。而我總覺得,一切失敗的根源都在於“選擇”的失敗,也因為這樣的失敗而悔恨不已。如果沒有這個機會,沒有這個選擇,沒有這個可能,人可能會更踏實地生活。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經在追逐所謂踏實的生活,那麼我又為什麼如此掙扎和蠢蠢欲動呢?每一次抉擇就是一次利益的博弈。然後我儘量跳脫出來查看天枰往哪個方向傾斜。

     

    太多人在為蠅頭小利而奔波、折騰,雖然我們無法改變自己作為棋子的身份,可是這些小恩小惠就是棋子們全部的生活。

     

    我告訴自己,有多少本事吃多少飯。只是你還是會在抱怨自己飯桌上的飯不夠可口的時候,對別人桌上的飯菜心存貪念。我真不能確定當你想盡辦法做到隔壁桌的時候,你又能分到幾杯羹?

     

    A說,能不能不考慮短期收穫?能不能潛下心來創作?

    我說,可是我必須要能活著。

     

    B說,如果你不能活,大家都不能活;如果真的大家都不能活了,那麼大家就都能活了。

    我說,也是。

     

    我是一個懶惰的人,我不喜歡每天為了那點吃喝而盤算這個,盤算那個。太多時候盤算了也沒用。但是我要自己做的開心和快樂,心甘情願地付出。我當然知道天下烏鴉一般黑,所以我舉棋不定,只是這次的這顆棋是我自己。

     

    我預感,這些抱怨很可能就只會是抱怨,而我終將還是會在原地任人擺佈,我不確定在其他的棋盤上任其他的人擺佈會不會快樂。

     

    誰能確定呢?

     

    我只是一個膽小的棋子而已。

  • 老無所依

    2009-06-20

    也許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那時光裏。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離去,請把我埋在這春天裏。

  • 2009-06-18

    有人說,他們之所以會來光顧我的博客是因為裏面有好聽的音樂。其實,我自己也常常打開BLOG的頁面就這樣一直發呆。每過一段時間我就會把裏面的歌全部換掉。心情變了,文字變了,音樂也該變了。

     

    在離開了“夜色”以後,我就基本上沒在節目裏做過博客地址的宣傳,所以能找到這裏的也都是些一路走來的老朋友。留言都是那幾個,路過的也都是那幾個。曾幾何時我沉迷於把自己的博客經營為中搏網的優秀博客,也為了追逐訪問量而想盡各種辦法。中搏網的編輯也很幫忙地將我的博文放到了首頁。每天800人以上的訪問量的確是滿足了虛榮心的膨脹。後來,我決定離開,然後,再回來。

     

    有時候在這裏寫字不是為了讓別人知道我最近的生活,更多的時候我寫的東西沒人能懂,這就是我為什麼幾次關閉評論的原因。被不懂的人評論一番,然而又和事實牛頭不對馬嘴,這種感覺很差。

     

    因為FM100在信息港開闢了官方網站,要求每個主持人都要在裏面寫東西。領導對我的唯一要求是:不准和聽眾吵架!呵,現在的我根本沒精力和聽眾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包括吵架。

     

    新的節目不開短信平臺,一個人自說自話,時間長了就有點心虛,到底是誰在聽?到底有沒有人在聽?再轉念一想,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太多事情的發生讓每個主持人的心理都蒙上了陰影。既然無法改變些什麼,那就不要試圖去改變,否則你就只能極度絕望。

     

    領導說,嘉揚,目前你要做的就是做好你自己的節目,其他,我們都無能為力。

     

    於是,所有已經提上議程的活動全部取消。

     

    那些還在聽我聲音的人,請你們靜靜地繼續。

  • 我的

    2009-06-17

    每個人都在按照既定的生活軌跡行走。無論我們曾經多麼掙扎,最終還是有很多人放棄了和命運的抗爭。我不再去想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加幸福,我之所以不能得到更多是因為我可能已經得到了很多。

     

    朋友的老公在遇到此生難以掙脫的負累時說,他這輩子已經夠了。上了很好的大學,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娶了很愛自己的妻子,如果真的不能逃脫命運,那麼他願意把生命交還到上天的手中。這是一段讓人心碎的感歎。很多人得不到幸福而有些沮喪,很多人因為得到了幸福而要付出另一種的代價。

     

    其實我們都不瞭解自己有幾斤幾兩。太多時候我們高估了自己,更多時候我們忘記了自己的潛力。

     

    夏小沐一個人在北京掙扎。她絕對不是一個崇尚大都會生活的人。這個連在昆明都無法一個人生活下去的女人隻身一人被北京的人潮淹沒。我告訴她上海人的趾高氣昂,她告訴我北京人微笑的邪惡。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不用為了和人交往而和人交往,不用為了五斗米折腰,大概可以活得更加自信。不過更有可能,我會變得目中無人。

     

    我應該去當和尚,如果我能清心寡欲。我應該去當道士,如果我能與世無爭。

     

    和新來的領導交換對節目的看法,間接知道了他對我的印象:一個長相不咋地卻一副誰 也看不上的樣子的DJ,算是有點與生俱來的音樂敏感。我在一般人的眼中的印象往往不是太好就是太差,這取決於他們和我之間的距離。我常常備受打擊,然後就一猛子從最低點跳到最高點,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誰要對我指指點點,我的回復僅此一句:虛心接受,死不悔改!

     

    某領導一眼看穿,納悶地問我:你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啊!?

     

    我在夏小沐眼中是一個沒有“臉”的男人。我常常因為帥與不帥的問題想要從她那裏得到一些安慰。而她告訴我:你對於我來說,沒有帥與不帥的問題,你就是你,我能做的就是包容你的自卑。

     

    刹那,眼淚狂飆。

     

    我開始嘗試新的生活方式,我是說對人的方式,一種稱不上戀愛的與人相處的方式。我開始漸漸放棄非黑即白的態度。我動搖了。所以,既然沒有一切是可以那麼絕對的,我們就一起曖昧好了。

     

    黃征在唱:“我是誰的,誰是我的,我是誰的誰。”

     

    飛飛發來短信:“他不是我的,沒有人是我的!”

  • 她他

    2009-06-11

    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到達另外一個城市,聽陌生的語言,看陌生的景色,一張張陌生而又清晰的臉總是會讓自己有一種想要融入卻始終只能充當“看客”的遺憾。

     

    很久以前,一個出國的朋友對我說,我很適合出國生活。沒有喧囂,沒有打擾,人們看似親密卻始終保持著安全的距離。然而另外一個朋友則勸誡我不要輕易離開。他說,在國外要找人湊一桌麻將都是非常辛苦的事情。所以,我目前還在國內不停遊走,看那些看似熟悉卻有陌生的人生活。

     


    青島的海邊真的很乾淨。回想起20多年前在海邊翻開一塊大石頭就有很多小螃蟹的記憶,真是讓人仿若隔世。好幾次走在已經退潮的海邊,看見好多人在用小產子挖海菜。好像油畫一樣美麗。

     



            孩子的天真無邪和他的幼稚失控像天使和撒旦被同時植入他們的身體,讓人又愛又恨。當他們出現在海邊,陽光照耀著他們白皙至透明的皮膚時,仿佛這個世界都只聽見他們的笑聲。

    青島的另一大風景就是鋪天蓋地的拍婚紗的新人。我就納悶了,這青島怎麼每天都有那麼多人結婚啊?按照這個比例,又又多少人離婚呢?如果離婚也要拍照留念的話,估計真是可以扎扎實實地拉動內需了。

     

    這些累癱了的新人們。




     

     

     

    對大連的印象一是城市很美,二是帥哥美女很多。到了那裏,第一個印象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第二個印象勉強保留。在大連的時候,想要去金石灘看看唯一沒有被污染的海水,我便搭上了“快軌”經過一個小時的旅程去看看那個離城市很遠風景。我一直沒搞清楚快軌到底是什麼東西,很像是開在路面上的地鐵。於是在快軌上亂照一通。

     


     

    在大連金石灘海邊看書曬太陽的老外。


  • 大公司小飛機

    2009-06-05

    每年出去都會坐飛機,也因為要節約旅行的費用,所有選乘的都是可以打折的飛機。飛機票打折了,所以常常坐的也就是小飛機。只是這次去青島坐的小飛機是我從來沒見過的小。我180的個子在飛機上基本要彎腰走路。只有一個過道,過道兩邊分別兩個位子。一眼就可以看到駕駛艙。


                       
     

    上了飛機我才發現我坐在飛機的第一排。哈哈,居然享受了一次“頭等艙”的感覺!

     

    從西南到東北的飛行距離實在有點遠,所以我在南京的機場休息了半個小時,等待飛機接新客人。要不是我已經退出開心網,我想我也會不要臉的在上面標記:我也去過南京了!

     
                      

    飛機在青島機場降落的時候,我終於拜倒在空姐的腳下。原因是,她們給乘客的最後一句話是:“感謝您乘坐大公司小飛機的山東航空。”

  • 八大關

    2009-06-01

    青島有很多外國風格的建築,這個和它所特有的歷史分不開關係。我住的小樓是原來日本人的房子。雖然不大,但還蠻有味道。不過真的要去看建築,那麼“八大關”是絕對的選擇!


  • 飛機是中午1點的,到青島已經是下午5點半了。去之前查了很多酒店和客棧的信息,由於有遠方親戚在那裏,所以老爸要我找一個離他們近點的地方。一下飛機馬上給約好的客棧打電話,老闆娘教我怎麼從機場倒公交車到他們那個地方,結果半路就被我那個遠方表姑堵截了下來,最終還是去了他們家。

     

    一進門,好嘛,那叫一個人多。各種表姑表叔一大家子。青島的房子很小,是解放前的筒子樓。雖然一大家人擠在一起有點難受,但還是其樂融融的。對這一大家子我實在印象少得可憐。距離上次來青島已經有22年的時間了,所以多多少少有點拘謹。霎時,小叔拎著兩大個塑料袋就進門了。裏面裝的是冰涼的散裝啤酒!

     

    我的那個神啊!青島真是能喝!沒吃兩口菜就幹來幹去,再加上我坐了那麼長時間的飛機有點頭疼,更要命的是我不吃海鮮,可滿桌子的海味,我只好一杯接一杯地將啤酒倒入腹中,沒多大一會兒就飄飄欲仙了。

     

    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以後的每頓飯都照這個樣子的喝。每餐換不同的親戚做東,然後就不停地喝。還好,青島的散啤不苦,而且冰冰涼涼的,也怪舒服。本想到了海邊去看看夜景,結果每次都喝到很晚,要不就一步也走不動地直接倒頭就睡。好不容易在離開青島的最後一個晚上9點半結束酒局,出門一看,狂暈!居然燈都滅得差不多了。

     

    青島人沒有夜生活!

          

  • 吹風曬太陽

    2009-05-20

    即將要開始的旅行讓我有些恍恍惚惚,每天晚上的睡眠更加不踏實,而只要一睡著肯定夢見在路上。

     

    在網上查詢離海邊最近的酒店,尋找最省時的觀光線路,詢問最具特色的地方小吃……這種感覺似乎不是興奮,而是為了完成一次出走的夢想。

     

    很多朋友奇怪,我身在這樣一個以旅遊景點聞名世界的地方怎麼還在不停地往外地跑,我只能感歎他們不懂“把興趣當成工作”以後的痛苦。

     

    我是迫不及待的離開的。第一時間飛離昆明,然後在最後一天假期的晚上11點才回到這個城市,第二天早上又馬不停蹄地投入工作。太累了吧!?是的,可是我怎麼捨得少一分鐘的假期。

     

    領導擔心我去的地方因為H1N1而將我隔離。她說,好多人都是因為坐飛機被隔離的。我笑笑,反正只要沒被傳染就好了,隔離?給我一本書、一個MP3我就能安心。

     

    最近,我突然有一種想要發憤圖強的衝動。QQ簽名改為“重做大紅人”。小我的虛榮在僅有的空間裏無限放大。我當然可以混吃等死,只是我想證明我其實還可以做出更好的東西。

     

    想要策劃一場以“歲月留聲”為主題的現場LIVE演唱會。把那些老歌以爵士的方式重新編曲,然後靜靜地唱給你們聽。找來紫薇幫我聯絡場地,我有些忐忑如果真的做了會有多少人來?她抓抓腦袋說:如果是以前你做“夜色”的事情一定沒問題,現在就真的不知道了。

     

    自信心受到沉重打擊。

     

    要做的事情的太多,能做的事情又有多少?

     

    不想,不想。這些都是回來以後的事情。

     

    現在,我要在海邊吹風曬太陽!

  • 再見,開心!

    2009-05-14

    我們做一些事情是爲了最後的結果吧,當然也有人說他們在乎的是過程。如果我們把那些“結果”看的再遠一些始終還是虛無。

     

    在起早貪黑地種菜偷菜、養鶏偷猪之後,我决定把我所有的“財産”散播到好友的戶頭裏。此决定一出,頓時有一種立遺囑的感覺——菜要分給誰,房子要贈與給誰,跑車比較適合誰的品味……

     

    研究了半天,把車送了一輛給一個不太熟悉的朋友,等我想再度揮散的時候,系統却提示我,一個月只能贈送一輛。我哪有心情熬下去?!一旦確定離開,我走得毅然决然。

     

    我一鍵注銷了賬號。系統跳出提示:如果我注銷此賬號,我將不能再用此賬號申請。也就是說,我被拉進了開心網的“黑名單”。

     

    哈,原來開心網也是個“記仇”的地方。再見,開心!

     

    明天起,我們傷心網上見!

  • 頻點

    2009-05-13

    我發現,一些你想要靠近的人怎麼都無法走進時,就應該承認他或她和你是兩個世界的人。你們生命的頻點不同。再怎麼靠近,最後總會像同性的磁鐵互相排斥在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

     

    我很懂別人說的: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別掙扎了!

  • 愛恨一劍間

    2009-05-09

    說來說去,愛都是私欲。因為是私欲就不能與他人分享。也因為自己得不到,所以也不能讓別人得到。

     

    愛情這回事,從不同的角度觀望都讓人心痛。誰敢說他沒愛過他,在遇見她以前。

     

    而他因為“大事”而將他推入她的懷中。你以為他不心疼?

     

    她因為備受冷落,而在他那裏找到安慰,她的他卻被不愛她的他逼到幾近崩潰。

     

    他到底是誰的?

     

    他的?還是她的?

     

    他是他的,她也是他的。只是他最後誰都沒得到。他難道不可憐?!

     

    太相信愛的人才會在最後問出“你當初有沒有愛過我,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傻話。他是愛他的,可惜,沒人愛他。難道他不可憐?!

     

    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我們應該祈求“無恨”,還是應該祈求“無愛”呢?!


  • 第四號男生

    2009-05-07

    晚上都夢見在泰國旅遊的情景。我想我是迫不及待地要離開這個讓人壓抑的城市了。

     

    上一次離開昆明是去年9月,上一次去機場是上個星期。

     

    小偉要回泰國了。這是3年後我們的第一次見面。人生活在不同的環境就會變成不一樣的人。他很快樂。他說,在泰國沒有壓力,所以不想回來。他說,他想結婚,想有一個自己的孩子。他說,以前的我和現在的我都很可愛,3年前的我很可惡。他說,如果我去泰國,他會讓我住他那個帶游泳池的豪宅。

     

    有些話,聽上去就很甜蜜,能不能兌現又有什麼重要?

     

    想想以前的故事,那些場景似乎還很清晰,只是感覺很遙遠了,不確定是真的發生過,還是印象深刻的夢境。和小偉在一起不敢說太多以前的事。雖然很美好,但卻不真實。他突然問我:現在還是一個人?我說:嗯。他說:其實這樣也很好。

     

    他的戀愛方式是讓我欽佩的。一個在普吉,一個在香港。可是他們都很快樂。我開始反省,其實是我要的太多。他說,他的另一半會來看我的BLOG,我說我知道,所以我特意用繁體字。我們哈哈大笑。

     

    這是我第一次去送小偉的飛機。臨走的時候,我想給他一個擁抱,不過我還是沒有伸出雙臂。我留下了他的影像。我說,我會放到BLOG上,你的另一半看到。

     
                     

    朋友打來電話說,和我一起旅行的計劃可能有所變化。他被單位派去北京出差。不管怎麼說,那也算是公費旅遊。雖然是分開旅行,但也算是逃離了這個地方。這次,我還是一個人走。

  • 不想一個人走

    2009-05-03

    我在策劃我的下一次旅行。我已經連續兩天夢見我踏上遠足的行程,都不是我一個人。對於出行是興奮而忐忑的。我開始精心地策劃我的行走路線,尋找離我要去的景點最近的酒店,打聽當地的美食,甚至查詢那裏的公交線路。我開始越來越不乾脆。

     

    更可怕的是,我開始害怕一個人行走。

     

    去年9月,在兵馬俑,一個帥氣的男子要我幫他照相留念,他也同樣幫我在那裏留下了我在西安唯一的一張有我出現的照片。我開始覺得有點悲涼。其實要一起旅行的人不一定要是愛人吧,朋友可以彌補那種在旅途上的寂寞嗎?當我看到令人咋舌的美景時,其實我是渴望與人分享的。

     

    所以,這次我邀請一位朋友加入。

     

    能和我一起行走的人其實很難找。首先假期要能同步,其次經濟要能容許,再次要能忍受行程的不完美。我只是一個過期的導遊,一個什麼都搞不清楚狀況的導遊。

     

    一個人是自由的。我可以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一個人也是麻煩的。我不可能一個人下館子品嘗當地美食,我吃不完那些特色菜品。一個人是自由的。我可以容忍我設計的行程不完美,我可以因為沒有強大的經濟支持而隨便打發自己的吃住。兩個人我會擔心別人是不是能和我一樣。

     

    所以,這次我又在猶豫我該不該邀請朋友加入。

     

    一個年紀越來越大的老男人竟會如此糾結。我想我得去查查我的星盤,是不是天秤在我的生命裏有揮之不去的魔咒。

     

    我是一個麻煩的人。我想我不可能找到能和我一起生活的人,那麼能一起旅遊的人會不會也很難找呢?

     

    這次想去的地方是適合情侶度假的。如果真是兩個人去,我想我應該不會再跨越那道防線。

                  

  • 嘴賤

    2009-04-28

    有些時候真覺得這個環境實在讓人乏味。所有人在觸及自己利益的時候,盡力維護自己本無可厚非,但那些徹底世俗直至醜陋的嘴臉也實在讓我有些感嘆。

     

    五一放假,原本已經和朋友商量好出游的計劃,又因爲同事要出門和我換班只好擱淺。這原本沒什麽,只是覺得有點不太舒服的是,不太習慣別人的理所當然。

     

    學車臨近考試,所有的人都一上車就不肯下來。實在忍不住提醒她還有其他學員的存在,却迎來更加激烈的爭執。

     

    單位組織吃飯,頭天晚上才臨時通知。早就約好和教練一同跑車,明明走不開,却得到所謂領導的詛咒:“別練了,反正也過不了!”鬼火沖有一丈高。

     

    不想上早班的同事要和我私下換班,因爲領導才宣布的安全播出條令,我怎麽敢頂峰作案?而且一旦出事,絕對又開始狗咬狗一嘴毛。這種事情上個星期才發生在我身上。再不長記性也不至于那麽快忘記。同事唧唧歪歪。我却心想,憑什麽要我承擔你誤班風險。

     

    我是個嘴賤的人,但心眼不壞。只是別讓我太過爲難,不然我也只能一起犯賤了。

     

    此文一出,不知道又要得罪多少人了。管他鶏巴。

  • 生平第一次

    2009-04-25

    我覺得我好像應該寫點什麽。

     

    生平最怕考試,不是因爲學不會,是怕學會了却考不好。我對自己說,但願學車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考試。這顯然不可能。

     

    生平第一次遭遇詐騙。一直打健身會所的電話都無人接聽,上網一查才發現老闆早就逃跑了。到現場一看派出所貼的告示,要所有會員到大觀派出所登記,或者直接去五華區法院咨詢。哈,看來我在上一篇博文中沒有判斷失誤。這個名叫“佳佳壯壯”的健身中心實在不靠譜。如果有其他會員看到此文,請到大觀派出所報案,電話:5321779

     

    生平第一次在“水簾洞”裏主持節目。早上去上班的時候,聽見走到裏一陣嘈雜。隨後一滴水珠直直地滴入我的衣領,全身鶏皮疙瘩抖落一滴。技術部的同事跑來告訴我,中控機房進水,工作站隨時可能癱瘓,叫我做好應急準備。慶幸的是,工作站正常,倒是我們的天花板還是漏水,差一點就直接漏在調音臺上。找來無數的報紙吸水,結果還是不行。最後拎來一個破茶壺,滴滴答答地接水,也爲我的節目伴奏。

     

    生平第一次在書店買“性愛寶典”。和身處千里之外的夏小沐聊天,抱怨她的出走讓我找不到一個可以陪我逛書店的人,身邊一堆大白蘿蔔。終于還是忍不住一個人去了書店。

    買了《小團圓》,雖然其實幷不期待能有什麽驚艶的感覺。總覺得張愛玲寫這本書的時候,屬于她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林夕的《曾經》被我搶到最後一本。我懷疑他的散文和他的歌詞一樣,會讓我大跌眼鏡却也愛不釋手,那種感覺和上次看方文山的韵脚詩絕對不同。還有 一本書名提及“星巴克”的書,原來以爲又是什麽經濟普及本,結果建議上架的類型居然是小說類,講述一個失敗男人的故事。買它的原因很簡單——想看一本男人寫的關于男人的書。現在的書壇太充滿脂粉味。

    《自慰:一種巨大恐懼的歷史》,第一次大大方方地帶到收銀台結賬的“性愛”書籍。哪怕它講的是自己和自己做愛。這是一個大家都太熟悉不過的事情。從初一年級的男生到三四十歲的老男人,只要單身統統靠“打飛機”解决問題(有伴侶的男人還在打飛機的,就讓人深表同情和遺憾了)。這個陪伴了我10多年的“老朋友”是如何從原來的“恐懼”發展成現在的“全民運動”的呢?等我看完再告訴你。

     

    呃,今天就彙報到這裏。
          

  • 那就隨緣吧

    2009-04-18

    我很憎恨誰對我說:“那就隨緣吧。”

     

    緣分變成了一種藉口,一種懶惰和不想投入的藉口。就算幸福自己來敲門,也有會有懶得開門迎接,然後對門外的幸福說:“如果我們有緣,我相信你會再來的。”

     

    緣只是一種相遇的幾率,它不會一路陪你走完人生。

     

    請不要再把自己該承擔的責任怪在“沒有緣分”上了。

     

    唱機裏一直在播放著梁咏琪的新歌。她淺吟低唱:“錯過,我們都有過錯。”好像也再與“緣分”抗爭。而有多少人真的懂,其實緣分早就給過我們機會,是你親自和緣分SAY GOODBYE

  • 心裏有事就會坐立不安。那種心寬體胖的日子一去不再複返了。我搞不清楚是因爲自己越來越對這個世界沒有把握,還是我基本已經認清了我這輩子的命運軌迹。

     

    我開始覺得自己不太喜歡一個人,但是我又非常適合一個人。這話聽上有些矛盾,但是事實就是這樣。當你經歷了極度亢奮和極度抑鬱之後,隨後的那段日子肯定是慵懶乏味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不敢說這種生活的態度會延續多長時間,或許在我一覺醒來以後,我就會開始瘋狂的登錄交友網站,然後瘋狂聊天。當他們覺得我和某個DJ長的很像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拖到黑名單。

     

    突然覺得好像全世界的人們都很忙,只有我很閑。可是其實我也不閑,我因爲要做一些和節目本身沒有直接關係的工作而讓我覺得實在是身心疲憊。我天生就應該是一個只要動動嘴就能數鈔票的人。早上要去文化局報批張杰歌友會的文件,結果因爲主管老師的外出只得推到明天。這也讓我覺得有些煩躁。一件事情沒有完成,哪怕它就是一個很簡單的手續,我也會覺得惴惴不安。人老了,擔心的事情也就多了。我估計,等我辦完這個歌友會,我會很長時間不願意聽到“張杰”這兩個字。

     

    與成都來的小帥見面後,越發覺得自己肥得難以容忍。史無前例的胖。早就辦的健身卡却因爲他們的裝修問題一直沒有開業而深藏在我的皮夾裏。今天一去看,大門緊鎖,大有上當受騙的感覺。媽的,難不成是黑店?!

     

    下午,二號男生約我去游泳,本想去動動這身肥肉,可却得知一起來的還有很多平時健身的帥哥。媽呀,趕快逃離。遭人鄙視的感覺真他媽難受。很多人都覺得我瘦到不行。說來也怪,我只要一穿衣服,看上去就不是那麽誇張的胖了,幸好占了腿長這個便宜。不知道是哪個同事從後面戳了我一刀:“別人看你都不錯,只有和你上床的那個人才覺得受騙上當了!”

     

    我發現這一切的變化都和“老了”有分不開的關係。總結如下:

     

    1.              越來越胖。以前隨便運動一下肥肉就不見,現在動個一個月依舊沒有改變,那是因爲新陳代謝變得緩慢,也就是說老了。

     

    2.              越來越困。以前隨便玩到幾點都不會覺得體力不支,現在居然要開始睡午覺,徹底變成歐吉桑。

     

    3.              越來越懶。以前出去多看看多逛逛是我的生活樂趣,現在宅在家裏連喘氣都懶得。

     

    4.              越來越怕寂寞。人一懶的幷發症就是會變得寂寞,可惜,寂寞又是老人家最大的敵人!

  • 道士說教

    2009-04-13

    在網上看到很多傷心人以“看透”的字樣尋找一個互不干涉生活的“固定性夥伴”。

     

    記得,我曾經對一個人說,“你比較適合一個人生活。”他回答我,“這個世界上沒有人適合一個人生活,只是我們都需要時間。”時間會讓人們之間的距離變得不是問題,更會讓他們相形陌路。所以,“看透”就是以放弃的眼光承認這個世界的墮落。只是“固定”也是一種强求,別以爲不放感情就可以灑脫。

     

    開心網上的前世測試,我被認爲是一個道士,呵,原本我還以爲會是和尚。前世無情,今世多情。

     

    朋友問我一個老掉牙的問題:男女之間有沒有純潔的友誼?我不想回答。純潔是沒有心理活動?還是沒有任何心理活動的念想?無聊,有沒有又怎麽樣呢?我開始越來越重視表現出來的現象,而不是誰都看不出來的本質。人老了就懶得猜了,明明知道我們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也懶得去歸根究底。既然有人願意隱藏,那就別老去想要得到確切的答案,免得換來一句:我們都需要時間。傷人傷己。

     

    “看透”是承認這種游戲的規則。“固定”是承認自己的私心。

  • 沒有時間憂傷

    2009-04-11

    這兩天因爲在忙張杰歌友見面會的事情,上上下下亂成一團,好久沒有覺得要做成一件事情有那麽困難了。

     

    我討厭做那種自己說了不算的事情。我討厭與那些說話不算數的人打交道。我討厭爲了達成目的而低聲下氣地求人。所以,我注定做不了什麽大事,注定掙不了什麽大錢。我只適合活在我自己的小小世界裏,聽些別人聽不懂的音樂,看些別人不喜歡的電影。

     

    有時候真希望自己能一直這樣忙碌著。沒有時間憂傷,也不給自己有任何憂傷的時間。那些自以爲過不去的坎兒,其實都與他人有關,有多少是自己真正一個人的憂傷?不與人太深入,不與人太親密,不與人太糾纏就不會與憂傷結伴。

     

    我還是太慣縱自己。說了一百次要與自己决裂。“八戒”也只是成爲了在博客上的禁令,自己照樣玩火自焚的兀自執著。每天與自己的身體糾纏。

     

    說了要靜下心來看書。翻不了幾頁就開始浮想聯翩。看不了別人的故事。要麽覺得與自己無關,要麽覺得和自己太像。都不好受。

     

    最近好多人在玩“開心網”。夏小沐說,她一生最大的夢想就是曬曬太陽,種種菜,剛好有這樣一個機會可以讓我們變得“單純”或者變得“愚蠢”。

     

    睡前,我吃一顆克感敏,然後一夜到天亮。

  • 聽阿桑在唱歌

    2009-04-06

    有人說,生命裏有太多憂傷的人容易抑鬱成結。阿桑離開了這個世界。

     

    很多年前第一次聆聽《葉子》的時候,我驚嘆這個世界上怎麽會有那麽悲凉的歌。那絕非是所謂的演唱技巧所能够詮釋的。在他心裏一定有一份刻骨銘心的痛。只是痛定之後就變成了一種寂寞,然後靜靜地聽寂寞在唱歌。

     

    06年阿桑到昆明來做見面會的時候,我還親手從她手中接過的簽名CD,如今已經真的成爲絕版。只是,34歲這個年華本應該有更多的故事要傳達,

     

    阿桑,兩張唱片走完了一生的路。從此以後,我們只能聽她寂寞地唱歌。

  • 搞不清楚是哪里來的“楊桃”們侵略了我們吧。在此聲明,“嘉揚貼吧”從此作廢。請昆明的聽友登陸 http://club.yninfo.com/forumdisplay.php?fid=220&page=1 在綫討論。謝謝合作。

  • 開心就好

    2009-04-02

    他們都告訴我,無論做什麽樣的决定,只要開心就好。

     

    很長一段時間,我對“開心就好”懷有很大的抵觸心理。人難道只要尋求開心就行了嗎?所有的一切都只要自己開心?沒有責任?沒有期待?沒有承諾?只因爲不開心了,所以可以馬上轉身離開?

     

    後來我發現,只要與愛有關,我就會變得不開心。因爲想念變得不開心,因爲見不到變得開心,因爲TA不懂我的心思而不開心,因爲TA的誤解而變得不開心……想來想去,到底爲什麽要折磨自己和別人呢?

     

    我需要很多很多,我也會付出很多很多,只是當一切不能如願的時候,我就會想要放弃所有。仿佛我的世界裏只有兩個極端的世界,永遠不可能混沌不堪。

     

    我很明白我要的生活是什麽,只是,我不知道接下來如何……

  • 幸福模仿秀

    2009-03-28

    費盡力氣努力幸福。按照別人幸福的樣子,一一尋找那些元素,然後試圖在自己的世界裏拼接。可是,怎麽拼都拼不出幸福。

     

    原來,幸福是不能模仿的。

  • 八戒

    2009-03-21

    戒烟,

     

    戒酒,

     

    戒熬夜。

     

    禁女色,

     

    禁男色,

     

    禁本色。

     

    別愛,

     

    也別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