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费了一些时间,把节目也放到了BLOG里。让你们一边看也可以一边听。《夜色》没有重播。很多时候,一些感动我们的瞬间是留不下来的。我不知道你们在BLOG里停留的时间会有多长,所以把节目做了剪辑。以后我会把一些节目的片段放到这里。让我们可以再次感动。

    ::URL::http://upload.lifepop.com/files/djjiayang/%e7%8e%8b%e5%ad%90%e5%85%ac%e4%b8%bb.wma

                    
                                 夜色声音杂志——《不像个大人》
  • 突然想起你

    2006-07-07


        这是2003年4月1日,张国荣写下的最后的文字。今天在节目里放了他的歌,突然有点伤怀。在这里以《突然想起你》这篇BLOG来纪念哥哥。
  •     这篇BLOG是为了向过去的一位朋友道歉而写。
        犯错——认错——再犯错——再认错。很多人都重复着这样的轮回。但愿我自己不是,特别是在和你把话说开以后。
        从骨子里我是一个极度灰色的人,这个大概你也知道。所以,在遇到各种问题的时候我总是会把它们想的更糟,于是做的事情也就更糟。再加上我的火暴脾气,常常会使得问题变得更为严重。这是我的最大缺陷。
        不否认,我曾经想过各种方式报复让我受到伤害的人。然而我却没发现,其实我也在变本加厉的伤害着对方。谁又会是一定的受害方?永远觉得自己最脆弱。这是我最大的缺点。
        爱就要爱得轰轰烈烈,恨当然也不能逊色。当初的时光是永生难忘的,爱得很投入,所以恨得也才那么透彻。经过这一年,我想我们之间的相互伤害已经大体扯平了。或者现在的你会更加“受伤”。只不过你当初的伤害是“排山倒海”,而我则一直延续到了前一秒,你打来电话之后。
        前段时间还在问自己:你真的伤害到我了吗?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我伤害到你的话,大概你也不会离开吧?呵,这么一想,还真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了。
        我不恨你了,一点也不了。并不是因为我也让你受伤,而是因为这样的伤害根本没有意义,因为它也没有让我觉得很快乐。
        我想,经过那么多的伤害之后,我们还是做不了朋友。如果现在说做朋友的话,真的会很假。但至少不再是“敌人”。所以,也就不会再有故意的伤害。
        我很明白,你是有人疼有人爱的。对于我做的事情,你旁边的人一定连杀了我的想法都有。所以如果要进行“反报复”的话请尽快。当然,这与你无关。我只是不想又因为新一轮的开战而再次有问题出现。更不希望和你关系缓解之后又引来新的矛盾人群。
        我的确在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正面的也好,反面的也好。人总是在否定自己的过去中成长的,所以请原谅我的无知。当然我也原谅你的无心。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以后不再会有任何的事情发生,就算有我一定找你讨教。谢谢你让我成长,这也会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间接地找到更好的归宿。记得你在你的BLOG里有一篇“感谢恨你的人”的文章。我想,现在开始我不在你感谢的对象里了。
        祝福你,这次是由衷地!也祝福W,你们都是好孩子。
        而我,也正在努力修炼成一个好孩子。
  • 6小时熬败!

    2006-07-05
        最近好象很流行一个词——“熬败”。原来还一直在想这种造词是否合乎语法规范,可今天我完全领会到了这个词的精髓。让我来告诉你,我是如何“熬败”的。
        为了让广大的党员同志们保持“先进性”,台里的好同志去参加“教育”了,留守在工作岗位上的我就必须要去填那些空。
        8:00起床。睡眼迷梦地进行着个人卫生的打扫。
        8:40出门。边走边在路上“咿咿呀呀”地练嗓,引来了路人的“垂青”。
        9:00直播。《音乐炫不停》还真的挺炫,扯破了嗓子的喊。李洁知道我对她的节目也那么卖力,不知道回来会不会请我吃个饭?
        10:00继续直播。嗓门没有前一个小时大了,没吃早点,有点力不从心。
        10:30接到“不可能的任务”。忘了说的是,就在我开始直播的时候,其他没有去“先进”的同事们集合到了某高校拍摄青春100的宣传照片。而11点来接班的导播说,还没轮到她拍,所以11点之前赶不回来。求我帮个忙再熬一个小时。不过这次她是主动说要请我吃饭的。不过嘛……嘿嘿。
        11:00饿并快乐着。《彩铃乐翻天》真的让人很开心。
        11:40再次受到刺激。老妈打电话来问:“怎么还不回来啊?我那菜什么时候下锅啊?”我那个心酸啊。更正一下,此处的“心酸”应该改为“胃酸”。
        12:00以百米速度冲回家。
        13:00——14:00饭后的终场休息时间。
        14:00——17:20午睡时间。我的天,我还以为我已经死去了。怎么睡了那么长时间?
        17;40出门赶赴电台。准备继续直播。
        18:00《HIGH音乐网》今天被我改成了LAZZY版。
        19:00再也没有力气冲回家吃饭了。嘴里哼着:“慢火车,火车慢……”
        20:00加班开始。打开家里的电脑和各种录音设备,编辑制作《新碟快报》、《娱乐在线》。从来没觉得电脑那么讨厌!
        22:30出门。第三次奔赴电台。
        23:00——01:00垂死挣扎地享受“我的音乐夜来香”。
        我真的被熬败了!彻底的败了。
        收拾收拾,明天接着熬!不过明天我要写一篇名叫“熬胜”的BLOG纪念自己的“超人生活”!

  •     好象从小就没有做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没有打过群架,也没有学习差到好几门亮红灯,更没有在学生时代谈恋爱…… 
        记得在年轻的时候,总有人说如果没有在18岁以前做过什么什么,人生就是不完整的。按此理,我的人生不仅不完整,好象前半辈子就没做过什么事情。自己的处男身也是在参加工作以后才破的。这件事情被旁边的朋友耻笑了好长一段时间。
         仔细想来,好象在学生年代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不过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是一直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我是一个不怎么有耐心的人。说一遍、两遍可以,到了第三遍我的那个“鬼火”就莫名的“绿”了。大概是压抑了太长时间了吧。一旦我发威那可是不管不顾的,不管是对谁。大有“同归于尽”之势。这样的举动这些年也不少。还记得前段时间“关于某某的最后通牒”,那阵子实在是有把18年前没用的武功一齐用在某某的身上。等伤到不知疼的时候也就无所谓死不死了。
         当然,对于爱情我的容忍度算是极高的了。在其他事情上我可就没有那么忍让了。一直没想通,这人啊也真是贱。人家对你好的时候登鼻子上脸,等到忍无可忍反目成仇的时候,又抱着朋友的心愿。
         这不是自作践是什么?
         扯远了,再回来。
        “破罐子破摔”虽然解决不了什么实际的问题,可它至少可以解决心理问题。既然这罐子都破了难道还要当它是珍宝而“泪眼迷蒙”?当然,清朝的罐子除外。
         豁的出去也是一种气质。
         现如今的各路男明星长得比女人还要精致,真不知道这年头的女人都怎么了。男人既然要精致,做个脸,美个甲,来个全身SPA(素的)……要做就做全套!女人要玩帅气就彻底点。上时代周刊的那位,别看她不顺眼。有本事您豁出去试试,看你上得了《TIME》不?现在的人都是大爷,站着说话不腰疼。江爷爷在看见租英姐姐唱歌的时候还鼓掌叫好呢。那叫“对艺术的尊重”!”“牛仔的爱情”在国际上拿了大奖,反倒引来了不少的争议。你问问你旁边的GAY,有多少自己“金屋藏汉”,可当着别人还大声斥责谁谁谁是同性恋!?我的意思也不是让所有的同志都出柜。低调点没人会和你过不去,只是看不惯那些自己打自己嘴巴还叫痛快的人。
         豁不出去就好好呆着。
         现在,满世界的人都在叫着“真实”。真正的真实来了有几个人受得了?“善意的欺骗”,真是扯淡!“有你真好”之所以必须得改就在于:大多数的人不尊重“事实”。而作为DJ的我,又没有必要和精力阿谀奉承。罢了罢了。看来是我高估了那些“伪真实者”了。装都不会装。
         前段时间在《时尚健康》上看到这个一则消息。说是,至少三分之二的女性曾经伪装过性高潮。真是佩服这些女人的“奉献精神”,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某部电影的熏陶,明明不爽还要大声叫!你就豁出去说一句:老娘今天不想“爱”!又能咋地?
         哎,豁不出去就好好晤着。
         昆明有句老土话,把这样的人叫做“门槛喉”!
  • 1.我最讨厌某些人像苍蝇蚊子一样充斥在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还美其名曰:那是因为喜欢我。
    2.我最讨厌某些人死缠烂打地提各种要求,你以为你和我很熟嘛?
    3.我最讨厌某些人不懂装懂乱猜测。请问您是张大仙还是李半仙?
    4.我最讨厌某些人明明不喜欢我还要来纠缠。你有很多时间又没事做?
    5.我最讨厌某些人以为自己是权威教我怎么作DJ。你算哪根葱?
    6.我最讨厌某些人自以为能给我幸福,实际却是一朵“芙蓉花”。你可知道每次看到你的留言和信件我连夜宵都省了。
    7.我最讨厌某些人自虐倾向严重。看不惯我就走远点,何必恶心自己又来恶心我。
    8.我最讨厌某些人太不把我当人看。
    9.我最讨厌某些人太把我当人看。我嘉扬是个什么东西嘛,值得你废寝忘食地窥探。
    10.我最讨厌某些人看不下去就看不要。罗里吧嗦还说那么多!
    11.我最讨厌某些人昆明又不是只有一家电台,干吗非得让我羞辱你?很爽嘛?
    12.我最讨厌某些人明知道自己要挨骂还拼命在我眼前逛。
    13.我最讨厌某些人明知道我脾气差还故意挑战我的极限。没听说过:老虎屁股摸不得啊?

        要是你看着上面的文字很不爽,那就证明你就是“某些人”。
       这次我是真的生气了!
  • 别怀疑 当我告诉你 我想孤独一阵子 
    人都有苍白骑士的宿命 你又何必追问原因
    我对你的爱不曾衰竭 只是越来越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再见了你的背影 虽然我忍不住的以为 你会回头望

    别怀疑 当我告诉你 我想孤独一阵子
    人偶尔逃避幸福的银铃 不过希冀冥想空虚
    我对你的爱依然浓烈 只是越来越不知道那有什么意义
    再见了你的背影 虽然我忍不住的以为 你会回头望
    你回头望

    没有你在的雨季 我试着应付更糟的心情
    没有你来的暗夜 我想着与恶劣的梦魇妥协

    我不停地自问 总是不停地自问 接下来如何
    我不停地自问 停不下来地自问 那么接下来如何

    没有你等的清晨 我扫着心房堆积如山的灰尘
    没有你搀的漫步 我走着一条离家最遥远的路

    我不停地自问 总是不停地自问 接下来如何
    我不停地自问 停不下来地自问 那么接下来如何

    不停地自问 总是不停地自问 那么接下来如何
    我不停地自问 停不下来地自问 
    那么……


    ::URL::http://upload.lifepop.com/files/djjiayang/%e9%82%a3%e4%b9%88%20(master).wma
  • 想写就写点吧

    2006-06-30

        有太多话想说的时候总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就想要写小说,居然还真的动笔了。再后来的时候写青春的爱情,还取了一个很吊的名字“地狱天堂”,传到榕树下还有不错的反应。如果你有兴趣现在还可以去找找,但愿编辑还没有把它删掉。再后来就不敢轻易动笔编故事了。只要想写个什么东西,最终都会变成自传。恐怖得很,作罢,作罢。
        老妈觉得我很奇怪。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写东西了。在她的印象里,我永远是因为第二天要交老师布置的作文,而头天不停地翻各种作文书,东拼西凑的“差生”。谁知道作为一个理科生参加高考的我居然拿了全校高考语文的最高分。
        不怕命题的,就怕意识流的,因为会写到收不住手。拉拉杂杂地,让每个人的思维跟着我的文字乱飞。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不喜欢“鸳鸯蝴蝶派”的东西,所以在自己的文字里总没有那么多浮华拗口的辞藻。大概我必须得承认自己的“肤浅”吧。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女生坚持要为我做面膜。而且标榜自己是考了美容师资格证的专业人员,既然这样,我也就把自己这张老脸交给了一个老练的黄毛丫头。在等我脸上那些粘粘呼呼的东西干掉的时候,她说要看我写的东西。于是我就把那本被蓝黑墨水浸得发涨的《地狱天堂》顺手递了出去。结果,我的脸却差点因为面膜的极度干燥而毁容。而最后她给我的解释是,因为我的文字让她太投入。她居然还嘲笑我,说我不懂面膜的火候。真是无语。
        后来有段时间流行写日记。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想以前挂流水帐。大篇的自我感慨在诗性大发的年纪好好地过了一把瘾。只是没过几天再翻看这些酸溜溜的文字的时候,却不知道当初是因为什么如此“殇花怒放”了。一头雾水,着实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再后来,到了工作单位,写的全是严谨肃穆的论文。偶尔做个请示或者请个假,写得也都规规矩矩。
        现在,我说的比写的精彩。这是退化还是专业?
        呵。
        字,大多是写给自己看的;话,大多是说给别人听的罢。

  •     在多年前,满江发行了一张唱片名为《奇迹》的唱片。这张唱片还附赠了一张由陆凌涛播讲的同名广播剧。其实一直以来都想在节目里做一个广播剧。当然,这个梦想在4月21日的听友见面会上与林灵实现了。
        我是一个极为挑剔的人,特别是在工作方面。我想要制作广播剧,哪怕只是一个广播小品。可是我又无法容忍一个粗糙的作品出现,于是对录制人员的声音和表现力也就要求非常高。还记得上次招助理的时候,来报名的人挺多,可质量都不怎么高。我想,我所要求的能录制我广播剧的人大概还没有出现。这个计划也就无限期拖延。
        “哪天我们来做个广播剧吧。”艺萨在某一天莫名提起。
        “我一个人怎么录?独角戏啊?”我没怎么在意。
        “可以征集人选啊!”她好象很执着。
        “制作起来挺麻烦的,很费时间的。”
        “!#¥%……—*·”
        当我在为即将要来临的改版发愁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那个因为“麻烦”而搁浅的想法——广播剧。
        特此,在BLOG里发布“通缉令”。通缉那些有足够表现力的声音加盟嘉扬的有声世界。
        要求:
        1.普通话标准。
        2.专业的语言表现力。(SORRY,我没时间做培训,所以我需要的是一个“演员”。)
        3.耐心、毅力缺一不可。(本DJ要求过于苛刻,没有足够耐心则无法应对。)
        4.无稿费。(不是我抠门,实在是没有那个实力。)
        5.绝对听从领导(也就是本DJ,呵呵)的安排。
        好声音们,冲啊!!

  • 窗外

    2006-06-24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了。虽然一直都在说,喜欢外面下雨屋内清新的感觉,可也正是因为这该死的下雨天,我已经两天没有去健身了。蓝色在临走的时候还在挖苦我说,等他回来我的手臂就有他的大腿粗了。
        昨天下班回家的时候,从大楼里出来,回想着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因为下雨不方便而和领导申请宿舍的事情,只有天知道我只是想要和那个人更进一些。最终房子还没有申请下来我们就已经分开了。
        想去那家小铺喝杯咖啡,又因为外面的淅沥有些却步了。懒啊,怎么会有那么懒的人?!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路边某栋楼里窗口透出的橘色灯光就会觉得很温暖。想象自己生活在那样一个空间里一定很幸福。而实际上自己的房间比那间还要大,布置得还要温馨,可就是觉得别人的好。记得蓝心湄在一首歌哀怨地唱到:老公总是别人的好。
        从一个小小的窗口看出来是一个无限扩展的世界。从一个小小的窗口看进去,有一个无限想象的空间。
        哗啦啦啦,窗外怎么下起雨来了?

  •     刚回到家,我想是我该更新BLOG的时间了。还记得上次有听众说,希望保持我更新的速度,可是,看来我让这些看我字的人们失望了。当我坐到电脑面前的时候,习惯性地翻看着你们给我的留言——支持的,批评的,漠视的,关注的。突然,我发现了一个没有听过我节目却时常来逛我BLOG的人的留言。呵,给没听过他节目的DJ留言应该是一件很“意念”的事情吧?拿什么去产生共鸣呢?原来,除了我的声音还有人在关注我的文字。
        我不得不承认,原来以“昆明上空最温暖的声音”自居的我,也因为成长或者直接地说是因为“不堪重负”而变得越来越真实。当然有人说这样的真实是“不知好歹”,是“犀利”,是“刻薄”。有些话是不能在电波里说的,可有些话有是不得不说的。于是我在领导和听众之间“里外不是人”。好象所有的人都要把我打造成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要懂得关心,要温暖,要细腻,要宽容,要知足,要阳光,要感性,要理智……而我又偏偏不是这样的人。甚至有时候会想小孩子一样对着干。
        记得在一年前,因为感情和事业都不顺,所以在节目中的低靡和颓废倒成了一种风格。当然也有人很不喜欢这样的方式,写信给这档节目的前任主持人说我在节目里只会抱怨。后来,一切过去了。我把节目进行了调整,放了更多的元素在里头,又有人不满意了。说没有以前的节目浪漫了,没有那么多情感了,没有以前温暖了。再后来,不知是因为你们倦了还是因为我倦了,我又要改了。领导要我慎重,说这个节目现在有固定的听众了,害怕他们流失。我却无所谓的很,有走的就有来的,如果都走了,那么也就是我走的时候了。
        我承认我的自恋,只不过这是在自卑发挥到淋漓尽致时候的外在表现。我在节目里大声地宣扬:我就是我!我在BLOG里大声地拒绝:我的爱情不是你!我在听众的咄咄逼问下大声地警告:你的书信我不回。
        你们咒骂我,说我不知好歹;你们安慰我,说我应该好好照顾自己;你们鄙视我,说我拽地要命;你们可怜我,说养家不容易……
        我没有任何的感觉。恕我再真实一次:你们的爱不会让我更多幸福,你们的咒骂也不会让我粉身碎骨。谁会为了一个没见过的人生气,谁又会为了一句不懂自己的话而神伤?别和自己过不去。
        好了,拉拉杂杂地说了那么多,又是在发牢骚了。
        这段文字给读我BLOG的人,无论你有没有听过我的节目。
  • 恢复期

    2006-06-18
        我从来不在节目中掩饰我的疲惫和脆弱。最近真的很不知道要怎么做节目了,不知道要说什么,总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在夜里听歌本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可是我总感觉不到幸福。可是无论幸福与否我都要撑着——那是我的工作。
        于是想换一种表达方式,却又不知道我到底能表达什么?也许说话也会累吧。就像平常你听,我说。
        每天两个小时,坐在话筒前自言自语。有时陶醉,有时走神。听着那些早已没有感觉的情歌,感觉不到一丝的甜蜜。当然看到那么多痛苦的短信也不再感到凄凉。在这个世界上到底谁又会比谁幸福,谁又会比谁痛苦。
        没有力气让自己变的更好,也不允许自己变得更糟。
        想在节目中注入新的元素,新的刺激,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取悦听众?
        从昨晚到现在睡了12个小时,有时候真想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 错爱你的女人

    2006-06-14

        在很就以前,有一位女歌手叫杨林。美艳性感的双唇和清新温柔的嗓音在我不懂得爱情的时候给了我很大的慰藉。刚刚翻出了她在94年的唱片《玫瑰情话》。这是我在那个年代很喜欢的一张唱片,即使很多人觉得她不是一个会唱歌的艺人。从来都不太喜欢刻意关注专集主打歌的我,同样地,在那张唱片里狂爱着一首叫作《错爱你的女人》的歌。
        “错爱你的女人,你可让她自由?”旋律里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疑问。
        爱情和自由永远是矛盾的嘛?
        距离大了感情不稳,距离小了由爱生厌。当一个人想要离开的时候还不停地谴责着对方的过错。爱上一个错误的男人难道不是这个女人的错?要走就走吧,话干嘛还那么多?
        说实话,作为一个男人我是很不喜欢这首歌想要表达的情绪,就像女人们都讨厌《风一样的男子》。只是时间长了也不觉得自己的愤怒和抱怨能改变什么?
        朋友说,既然分手了又何必去在意到底是谁甩的谁?我很在意,当初。至少我不能因为付出太多而成为被人遗弃的理由。后来呢?其实所有分手的理由都不是真正的理由,甚至没有理由。有几个人敢直面对方说:我不爱你了,因为觉得你倦了!谁敢?  
        不过,对于敢说出这样的话的男人我更为欣赏。至少比那些扭捏做态,暧昧不堪的男人好得多。爱的没个性,分的没理由。
        如果有一天,当一个错爱你的女人让你给她自由时,那么你一定要让她有多远走多远。
        记住,这是嘉扬的忠告!
              

  • 欲走还留

    2006-06-12
        今天听小道消息说隔壁台的“红主播”辞职了。他的节目监制急得不得了,可是台长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大概在半年前,我也动过离念。只是他现在的离开是因为工作、收入、事业……,而我当初想要离开仅仅只是因为一份感情。
        当我们嚷着要为自己活的时候,是否真的舍得离开?而现在洒脱的决定又是否能成全以后的幸福?我变得实际,变得胆小,变得不敢轻易破坏现在的安定。在周五的节目里,一个刚参加完高考的男孩子打来电话和我告别。他说他一定会离开这样一座城市。当我追问原因时,他给了我一句曾经在年少时光奉为座右铭的话: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没有说话,没有给他泼冷水,也没有告诉他可能会碰到的险恶。我只是默默地祝福他,因为所有的伤痛他都要去经历,无论是不是曾经有人提醒过他。
        “走走走鞋子坏了换一双,心情湿了早点晾一晾。”当小乖唱着这首歌大步向前的时候,他永远不会知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将从曾经的优质偶像变成一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潦倒艺人。明星尚且如此,我们又能怎样抗争生活呢?
        不是不想走,而是我们又能去哪里呢?
        又想一个人背个背包上路了。
        最近做节目的状态都不是很好,甚至有些恐惧“有你真好”的版块。讨厌无病呻吟,讨厌肝肠寸断!
        我离开,不要人想念,最好不要记起。我不要过去的纤拌,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在以后的某一天想念曾经的辉煌。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一个只有自己的快乐和烦恼的家。
  •     今天准备来上班的时候,同事打电话来说我桌子上有一大束百合花。说实话,我并没有感觉到很高兴,反而会让我觉得很压抑。每天会有人送花,送蛋糕,送润喉糖……
        我应该感到很荣幸,不是吗?他们说,有人喜欢我是我的福分。可是为什么这样的福分没有让我觉得快乐呢?我不在真实。面对很多无理的要求我如何拒绝又不让他们觉得我在耍大牌?
        我真的优秀吗?真的有那么多人非我不嫁吗?难道每个人对我的好我都要照单全收?无论我喜不喜欢?我太累了。我不能发火,不是我不想发,也不是因为我怕别人不再喜欢我。领导说,现在的嘉扬不是嘉扬的。
        我不是艺人,我不完美。我讨厌被纠缠。我讨厌别人因为喜欢我而要求我,我讨厌别人用不喜欢我来要挟我。
        你们喜欢的不是嘉扬,是你们自己。不懂得尊重的喜欢是种伤害。求求你们,不要再说只有你们的爱情才能给我幸福!
  •      

        吃过了晚饭后想要给自己找点节目。看电影?来到了售票窗口依然只有那两部大片。回家睡觉?不甘心。直接到电台上班?天,还是饶了我吧。
        拖着悠闲的脚步逛到了一家“地下酒吧”。印象里那是一个很少有人疯狂的地方。更多的人只是买很便宜的啤酒埋葬自己的苦闷,或者用打撞球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愤怒。而今天——一个下着雨的夜晚,在这样一家酒吧却聚集一群很快乐的“HIP HOP”青年。
        我以为我还很年轻,至少穿得很年轻,可是在那里再夸张的服饰你都不会觉得怪异。我是一个不懂舞蹈的人,可是在那样的环境里却觉得很放松。看着他们因为同伴做出的一个高难度动作而呐喊鼓掌时,自己的位子也像地震一般不再安分。
        回过头,看见曾经在“生活家”里采访过的一位本地舞着,嬉哈了一阵,他便情不自禁地又梭到了“舞池”里。说是舞池,其实只是一个被人们围起来的圈子。很小,可是他们很HIGH!
        看到他们如此开心的笑容,我坚信,这样的快乐不是每个人都懂。我甚至在想,他们当中有多少是学习成绩不好的,有多少是逃课去学跳舞的,有多少是错过了今年的高考的?
        呵,什么时候开始用“长辈”地眼光看世界了?
        我把外套一拖,钻进人群。
        他们的快乐只有自己知道!
                                  

  •     不论自己多么地努力,身边总是有些事情是自己无法改变,甚至是预料到了也无法避免的。于是,我们只能承受——快乐地,或者不快乐地。
        突然想要换一个发型,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也不是厌倦了现在的生活。可是只要一有这个想法我就会把它发挥到极至。
        去之前,我打算把头发全部剪掉,很短很短的那种。当然在我坐到了发型师的椅子上的时候我还那么地坚定,可是当他问了一句:“你确定要剪吗?我觉得……”
        “你觉得剪了不好?那么就……”我马上妥协。
        其实并不是迷信发型师的判断。我也相信只要我愿意,他也能帮我剪得很好看。只是打心眼里我就很舍不得。
        头发尚且如此,那么我们的感情呢?
        当你过得很不舒服,想要离开的时候,会不会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有些不舍?
        换个发型,换种心情。
  •     如果说前几天因为睡不着而苦恼的话,那么这几天我在因为不够睡而烦躁。自从进了六月以后,好象什么事情都特别多。下了晚班,第二天早上要帮李洁代《音乐炫不停》,下午还有容雨的《HH音乐网》。朋友们都笑我说在抢同事的制作费。
        最近这两天又因为要做一份参评节目而通宵达旦。其实以前的我并不觉得“参评”和我有什么关系,只是现在不想让别人以为我不会做这个。为了争这口气还真把我累个半死。
        不过,再忙我都会在每天固定的时间去看那几个我长期关注的BLOG。如果他们几天不更新我就会觉得很无聊。今天登陆我自己的BLOG时,却看见一个我想用在别人BLOG上的词——“懒”。
        我真的很懒?大概吧,当一件事情成为一种任务的时候就不在轻松了,无论你曾经多么地钟爱它。
        明天睡个饱觉,恢复一下,然后再开始以后的忙碌。其实我觉得忙碌挺好的。这不会让我把大量的时间留给那张只睡着我一个人的双人床。
        晚安,我的忙碌,明天见。
  • 我家有很大的一面墙都放满了我的CD。说实话,看着这些“宝贝”有时候还真是满足呢。这至少证明我是一个有着丰富阅历的“专业DJ”。可是好象没人在乎这个。时间久了,自己也觉得好象只是年轻时候浪费金钱和时间的一种证据。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以“听歌”作为自己的职业。
        小时侯,家长和老师总是担心我把太多的时间放在这些“莫名其妙”、“不会挣钱”的事情上,长大了会有什么出息。不知道现在的我在他们看来算不算有出息了呢?
        
        那天在整理我的唱片的时候,我发现有好多最新的唱片都没有拆封。突然一阵内疚,仿佛自己很不敬业一样。拿出来看了半天,没有一首歌想得出来是什么旋律。然后跑到了我专门放磁带的一个柜子面前,突然间所有关于这些歌的故事涌现出来。那是一个我太长时间没有光顾的地方了。当然如果我想,我可以找出无数不去光顾这堆老磁带的原因。比如:它们的音质不如CD好;它们播放起来不方便;它们携带出来也很麻烦……
        可是,我永远记住的是那些谁也带不走的回忆。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昂贵的正版价格;用透明玻璃纸包好的封面;给磁带制作的目录……都让我有太多割舍不下的理由。
        
        只是在想,这就是我的生活?
        音乐变成我的工作,而对工作的兴趣可以持续多久?这份工作我又能胜任多长时间?40岁的时候,还有没有人再听我说话?40岁的时候,还有没有人愿意让我继续和你们分享我的音乐世界?
  •     很长时间总觉得《我的私人收藏》是做给自己听的节目。不在乎有没有人听的懂,也不在乎是不是流行。当然我从来不排斥流行,只是听的东西多了,就算流行也要能抓得住我的耳朵。于是私下听的音乐和平时放给大家听的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是一个“喜新恋旧”的人。这样的贪心注定让我在音乐世界里迈着沉重的步伐。而后果就是,脑袋里能装的东西越来越少,于是越来越挑剔。我总是希望从那些最熟悉的声音中找到不一样的,甚至说是震撼的东西。可是这样的要求对于那些习惯于流行音乐的“大师”们来说也许真是的太高了。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自己做一张唱片,真不知道会另类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当然也可能会非常的流行商业。
       

    附:0529《私人收藏》目录

    1.修补月亮的男人(熊宝贝)
    2.38度C(熊宝贝)
    3.Evil ways (Santana)
    4.《20 30 40》电影配乐
    5.《大明宫词》配乐
    6.后窗(张雨生)
    7.未知(张雨生)
    8.Never (Ronan Hardiman)
    9.春去春来(窦唯)
    10.So Tierd (Eric Clapton)
    11.Bartender Angel(范晓萱)
    12.Nani
    13.夜上海(伊能静)
    14.琵琶语(林海)
    15.害人精(伍思凯)
    16.星月当空(范宗沛)
    17.龙凤恋曲(范宗沛)
    18.Young Hearts Run Free(Gloria Estefan)
    19.Spark (Tori Amos)
  •     这几天朋友还在拿上次听友见面会的报道来取笑我。“百分之九十的女听众”,“见面会现场美女如云”……
          

        突然有个想法:我的男听众去哪里了呢?
        大自然的规律注定了:同性相斥。
        我这个人个性太强硬。男人们总觉得我拽个什么劲!等我安静下来的时候又觉得我装深沉。呵呵,这样一来自然不会有人喜欢我的节目。还记得有一次一个听众愤愤地跑来告诉我:“他们说你只会骗小姑娘!”我到是一点也不介意,说我的人多了,各种各样的都有。只是在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还笑着问自己:怎么就没有小儿子被骗呢?哈哈哈哈
        不知道青春一百的女DJ那里是不是也汇集了很多男FANS?
          

        无聊无聊,怎么下了班总想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     今天很早就在办公室了,是因为电脑故障特意来修理的。电脑还没进入到WINDOWS界面就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来办公室找我。说来也巧,平时的我基本上是不进办公室的,今天却刚好被他逮个正着。
        “你为什么不回我的信?”他一句话把我问的愣在那里。
        “你有什么事吗?”
        “你是嘉扬吗?”
        “是。”
        “我今天就是来问问你,收到我的信怎么没有回?”
        “所有的来信我都是在节目中回复的,我不可能每一封信都回啊。”
        “可是我要求你回了啊!”
        “第一,我没有时间回。第二,你的问题我已经在节目里回复了。第三,请你学会尊重别人。不是你要求回我就要回的。但我保证每一封来信我都认真阅读过。”
        “为什么没有时间?难道抽出10分钟写回信都没有时间?”
        “除了写信呢?我还要去寄信,还要找信封……我不太可能把时间花在这个上面。如果必须要回的话,我想邮件会比较方便一点。”
        “为什么所有电台的DJ叫他们回信都说没时间?”
        “因为我们真的不可能把时间花在这个上面。”
        “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可是这又能花你多长时间呢?”
        “所有来信我都不可能回。就算有可能我也不会回。谢谢你的支持。”我有些发火了。
        我是用声音的方式工作的。我是DJ而不是作家。所以,我有我回复的方式。
        你的书信我不回。

  •     我想我快对周三的节目有阴影了,即使它的名字叫“有你真好”。
        首先是嗓子受不了。高度密集的文字量让我在拉下话筒时不停地咳嗽。当然也有直播间空气不流通的原因。
        其次,那么多的怨天尤人,可很多都是无病呻吟或者是自作自受。真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明明是施虐者结果还楚楚可怜地觉得自己被伤害了。
        再有,总是会有那么多人“自以为是”的猜测我是什么样的人,然后下一大番的结论。真是好笑,今天居然还有一个听众发了条短信问,我到底是喜欢可爱型的女生还是喜欢成熟型的女生。还真是无聊!当时的我真想在节目里说,我就算是喜欢男生也不会喜欢这样问无聊问题的女生。哈哈,这样打击面太大,也不是我的风格。于是就忍了。

     

        
        我想我真的不适合做一个公众人物。太强硬,太个性,太不屈服。
        朋友说,人家喜欢你又有什么错呢?只不过是行为有点出格。而我却要因为她的出格而承担后果?无数的骚扰短信;自以为是的表白,好象除了她能给我幸福,全世界的女人都不是女人;没话找话的电话……
        从骨子里我是一个很隐蔽的人。《夜色声音杂志》是我的工作而不是窥探我内心世界的途径。在别人面前的我永远不可能是真实的我。不一定是故意的掩饰。那是另外一种“真实”。
        这样的文字不能放到BBS里,就在这里发发牢骚。
        BLOG,有你真好!

  •              
        采访王菲菲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说实话,并不喜欢她的前两张专集的歌曲。没有创意,甚至制作都很粗糙。可是在接到了“喜洋洋”推荐的新歌《糖》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她绝对可以用“惊艳”这个词来形容。
                                 
        王菲菲全新专集即将上市。其中所收录的12首音乐作品都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专集定名为《壹》是因为专集中的每一首歌曲的歌名都只有一个字。
                       

  •     在来上节目之前接到了大学时的一位师姐的电话。又是要问上周的某天节目里放的歌叫什么名字。我当然是依然的不记得。她进一步地解释到:是在回复一个高三的听众时放的,他叫你“嘉扬哥”,女歌手唱的,歌词中有什么“天空”啊,“眼泪”啊之类的词语。
        不记得。每天两个小时的节目,放过什么歌别说隔了那么多天,就是第二天我也不见得会想的起来。一阵抱歉之后,转如了下一个话题。
        “干吗在节目里说‘嘉扬哥’啊?弄的自己好象很老似的”
        “因为听众是这样写过来的,而且他们大多都比我小啊。”
        “那你就不要念出来啊,这样感觉怪怪的。人家某某夜谈主持人虽然年纪一大把了,也没见他在节目里说“某某哥”啊。”
        仔细想想好象还真是。上学的时候就听他的节目了,还真没听见有人叫他“哥”,或者是他“过滤”掉了。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不知道,对我而言什么称呼都可以。干脆以后就叫我“喂”吧!呵呵

  •     

        现在的我应该正处在一个很不专心的状态。一般在直播,一边记录现在的心情。右手边的CD唱机里不停的迸发出优美的“数字”旋律。
        直播间里的4台电脑对着我,真不知道这样的环境如何说出令人心醉的话语。可是我还是做到了,不知道是长久所培养出来的技巧,还是已经学会忽略。
        奇怪的是,这几天一到直播间就开始不停地咳嗽。我对空调过敏,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哎,我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为自己找借口了。
        每当我直播的时候,总是我上网看各位名人的BLOG的时间。说来也奇怪,我并不八卦。关于现在娱乐圈到底有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发生我并不知道,也不关心。可我却喜欢看他们自己的文字。
        好了好了,不影响自己上班了。 

  • 开张大吉

    2006-05-19

        终于还是把这个blog利用起来了。在这里和大家说说话,难说还会得到一些做节目的灵感呢。
        有人说我是一个工作狂。以前的同事移民加拿大,和她MSN的时候还要想着把我们的聊天录下来和大家分享异国风情。呵呵。其实我并不是什么用功的人,正是因为找节目素材太难,所以才不放过每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有新闻的洞察力是作为一个记者的素质哦。当然也是我偷懒的技巧。
        好了,跑题了。
        以后我将会在这里分享我在工作中的快乐与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