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费了一些时间,把节目也放到了BLOG里。让你们一边看也可以一边听。《夜色》没有重播。很多时候,一些感动我们的瞬间是留不下来的。我不知道你们在BLOG里停留的时间会有多长,所以把节目做了剪辑。以后我会把一些节目的片段放到这里。让我们可以再次感动。

    ::URL::http://upload.lifepop.com/files/djjiayang/%e7%8e%8b%e5%ad%90%e5%85%ac%e4%b8%bb.wma

                    
                                 夜色声音杂志——《不像个大人》
  • 突然想起你

    2006-07-07


        这是2003年4月1日,张国荣写下的最后的文字。今天在节目里放了他的歌,突然有点伤怀。在这里以《突然想起你》这篇BLOG来纪念哥哥。
  •     这篇BLOG是为了向过去的一位朋友道歉而写。
        犯错——认错——再犯错——再认错。很多人都重复着这样的轮回。但愿我自己不是,特别是在和你把话说开以后。
        从骨子里我是一个极度灰色的人,这个大概你也知道。所以,在遇到各种问题的时候我总是会把它们想的更糟,于是做的事情也就更糟。再加上我的火暴脾气,常常会使得问题变得更为严重。这是我的最大缺陷。
        不否认,我曾经想过各种方式报复让我受到伤害的人。然而我却没发现,其实我也在变本加厉的伤害着对方。谁又会是一定的受害方?永远觉得自己最脆弱。这是我最大的缺点。
        爱就要爱得轰轰烈烈,恨当然也不能逊色。当初的时光是永生难忘的,爱得很投入,所以恨得也才那么透彻。经过这一年,我想我们之间的相互伤害已经大体扯平了。或者现在的你会更加“受伤”。只不过你当初的伤害是“排山倒海”,而我则一直延续到了前一秒,你打来电话之后。
        前段时间还在问自己:你真的伤害到我了吗?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我伤害到你的话,大概你也不会离开吧?呵,这么一想,还真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了。
        我不恨你了,一点也不了。并不是因为我也让你受伤,而是因为这样的伤害根本没有意义,因为它也没有让我觉得很快乐。
        我想,经过那么多的伤害之后,我们还是做不了朋友。如果现在说做朋友的话,真的会很假。但至少不再是“敌人”。所以,也就不会再有故意的伤害。
        我很明白,你是有人疼有人爱的。对于我做的事情,你旁边的人一定连杀了我的想法都有。所以如果要进行“反报复”的话请尽快。当然,这与你无关。我只是不想又因为新一轮的开战而再次有问题出现。更不希望和你关系缓解之后又引来新的矛盾人群。
        我的确在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正面的也好,反面的也好。人总是在否定自己的过去中成长的,所以请原谅我的无知。当然我也原谅你的无心。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以后不再会有任何的事情发生,就算有我一定找你讨教。谢谢你让我成长,这也会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间接地找到更好的归宿。记得你在你的BLOG里有一篇“感谢恨你的人”的文章。我想,现在开始我不在你感谢的对象里了。
        祝福你,这次是由衷地!也祝福W,你们都是好孩子。
        而我,也正在努力修炼成一个好孩子。
  • 6小时熬败!

    2006-07-05
        最近好象很流行一个词——“熬败”。原来还一直在想这种造词是否合乎语法规范,可今天我完全领会到了这个词的精髓。让我来告诉你,我是如何“熬败”的。
        为了让广大的党员同志们保持“先进性”,台里的好同志去参加“教育”了,留守在工作岗位上的我就必须要去填那些空。
        8:00起床。睡眼迷梦地进行着个人卫生的打扫。
        8:40出门。边走边在路上“咿咿呀呀”地练嗓,引来了路人的“垂青”。
        9:00直播。《音乐炫不停》还真的挺炫,扯破了嗓子的喊。李洁知道我对她的节目也那么卖力,不知道回来会不会请我吃个饭?
        10:00继续直播。嗓门没有前一个小时大了,没吃早点,有点力不从心。
        10:30接到“不可能的任务”。忘了说的是,就在我开始直播的时候,其他没有去“先进”的同事们集合到了某高校拍摄青春100的宣传照片。而11点来接班的导播说,还没轮到她拍,所以11点之前赶不回来。求我帮个忙再熬一个小时。不过这次她是主动说要请我吃饭的。不过嘛……嘿嘿。
        11:00饿并快乐着。《彩铃乐翻天》真的让人很开心。
        11:40再次受到刺激。老妈打电话来问:“怎么还不回来啊?我那菜什么时候下锅啊?”我那个心酸啊。更正一下,此处的“心酸”应该改为“胃酸”。
        12:00以百米速度冲回家。
        13:00——14:00饭后的终场休息时间。
        14:00——17:20午睡时间。我的天,我还以为我已经死去了。怎么睡了那么长时间?
        17;40出门赶赴电台。准备继续直播。
        18:00《HIGH音乐网》今天被我改成了LAZZY版。
        19:00再也没有力气冲回家吃饭了。嘴里哼着:“慢火车,火车慢……”
        20:00加班开始。打开家里的电脑和各种录音设备,编辑制作《新碟快报》、《娱乐在线》。从来没觉得电脑那么讨厌!
        22:30出门。第三次奔赴电台。
        23:00——01:00垂死挣扎地享受“我的音乐夜来香”。
        我真的被熬败了!彻底的败了。
        收拾收拾,明天接着熬!不过明天我要写一篇名叫“熬胜”的BLOG纪念自己的“超人生活”!

  •     好象从小就没有做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没有打过群架,也没有学习差到好几门亮红灯,更没有在学生时代谈恋爱…… 
        记得在年轻的时候,总有人说如果没有在18岁以前做过什么什么,人生就是不完整的。按此理,我的人生不仅不完整,好象前半辈子就没做过什么事情。自己的处男身也是在参加工作以后才破的。这件事情被旁边的朋友耻笑了好长一段时间。
         仔细想来,好象在学生年代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不过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是一直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我是一个不怎么有耐心的人。说一遍、两遍可以,到了第三遍我的那个“鬼火”就莫名的“绿”了。大概是压抑了太长时间了吧。一旦我发威那可是不管不顾的,不管是对谁。大有“同归于尽”之势。这样的举动这些年也不少。还记得前段时间“关于某某的最后通牒”,那阵子实在是有把18年前没用的武功一齐用在某某的身上。等伤到不知疼的时候也就无所谓死不死了。
         当然,对于爱情我的容忍度算是极高的了。在其他事情上我可就没有那么忍让了。一直没想通,这人啊也真是贱。人家对你好的时候登鼻子上脸,等到忍无可忍反目成仇的时候,又抱着朋友的心愿。
         这不是自作践是什么?
         扯远了,再回来。
        “破罐子破摔”虽然解决不了什么实际的问题,可它至少可以解决心理问题。既然这罐子都破了难道还要当它是珍宝而“泪眼迷蒙”?当然,清朝的罐子除外。
         豁的出去也是一种气质。
         现如今的各路男明星长得比女人还要精致,真不知道这年头的女人都怎么了。男人既然要精致,做个脸,美个甲,来个全身SPA(素的)……要做就做全套!女人要玩帅气就彻底点。上时代周刊的那位,别看她不顺眼。有本事您豁出去试试,看你上得了《TIME》不?现在的人都是大爷,站着说话不腰疼。江爷爷在看见租英姐姐唱歌的时候还鼓掌叫好呢。那叫“对艺术的尊重”!”“牛仔的爱情”在国际上拿了大奖,反倒引来了不少的争议。你问问你旁边的GAY,有多少自己“金屋藏汉”,可当着别人还大声斥责谁谁谁是同性恋!?我的意思也不是让所有的同志都出柜。低调点没人会和你过不去,只是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