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支持音乐播放,请升级
  • 9月3日 記

    2008-09-03

    日子是在一天一天的過,所以很多事情就變得理所當然。可是,當我猛然間的回望過去幾年的時光時才發現現在和以前的天差地別。那是一場夢吧?一切都那麽陌生,甚至找不出一絲曾經發生過的痕迹。已經不是不舍,只是有些感嘆時間的荒凉。

     

    大師解讀我的生命密碼,說我天生就是一個懷舊和放不下的人。剛好,我可以宿命地對自己的執著耍賴。管它,反正是命裏帶來的。

     

    輾轉,看到一個曾經同事的BLOG。他走的時候因爲我的一段文字和藝薩鬧了些矛盾,因爲沒有緩和和解釋的時間,所以,這份友情就像空間一樣被時間拉得越來越遠。同是天蝎座的男子,我明白他。我想他也是明白我的,儘管我們幷不熟絡也沒有交流。我問梁樂他現在在哪里。她說,蘇周終于還是去了蘇州。

     

    蘇州是上次江南之行沒有去到的地方,至今想起來仍覺得遺憾。我想我大概不會爲了去蘇州而專門地跑一趟了吧,雖然覺得那可能是一個適合我的地方。

     

    有一天我突然想找我在烏鎮、杭州和嘉興的博文和照片,找了好久。看到三個男人面對南湖的背影時,不禁回想當時的快樂,以及現在各自單飛的落寞。三毛說,朋友來了總是要走的。我也只有默默承受。

     

    大該是承受了太多,抑或是命裏注定的放不下,讓我的身體不甚健康。找了源武太太幫我調理。而我的病症讓他眉頭緊鎖,不知從何下手。她問我是不是喜歡黑暗的地方,是不是心情抑鬱,是不是脾氣急躁,是不是……我甚至以爲她是命理大師,怎麽會知道我的真性情。她告訴我是身體不好才會這樣。我告訴她,我會乖乖吃藥。

     

    規律的生活才能使人健康。不過規律的生活也常常讓人不思進取。生活過的安逸了,也就胸無大志了。沒有就沒有吧。已經不覺得人生是追逐夢想的過程,只是很“科學”的承認:生命就是氧化的過程而已,本身幷沒有那麽多的說法。

     

    當然,有些人還是爲了夢去了千里之外的國度,比如韓雪。在她走之前,我開玩笑地說:“你過去要結三次婚才行哦!”她問爲什麽。我說:“你首先要嫁個老外,把綠卡弄到手,像少女小魚一樣。然後你要回來和我結婚,把我辦出去。最後你才可以和你老公結婚。”她的回答很認真:“這個我要回去和我老公商量一下。”我以爲這事就算完了,結果過了幾天,韓雪跑來說,他老公同意她和我假結婚,說是如果和她結婚的那個人是我,他絕對放心!這話聽上去真覺得不是什麽好味兒。算了,不予深究。

     

    我定好了去西安的酒店和機票。想,如果我這次飛的不是西安而是悉尼,那麽感覺會是怎麽樣呢?越想越覺得韓雪在那邊可能不會快樂。捨弃了她的老公,捨弃了她的假結婚的老公,還捨弃了她的狗兒子——李小羅。他們告訴我,如果一個人能在國外孤身一人生活下去,是因爲她有夢想。希望韓雪的夢想有一天能照進現實。

     

    我也希望我的現實能因爲藥物的調理灑進一點陽光。

  • 小S關博

    2008-08-31

    一直沒見徐熙娣怎麽更新BLOG。因爲助理大發雷霆的一頓教導大概導致了內地“瘋子”們更爲猛烈的攻擊。那些媽B的留言大概是删不完了,所以S乾脆撤出大陸這塊是非之地。

     

    因爲網絡盜版而紅極一時的《康熙來了》的確是值得討論一下的。當然,也因爲這盜版的綜藝節目成全了小S在內地接拍的諸多廣告,手機也好,洗髮水也好,著實讓她掙了不少人民幣。只可惜,要在康永少爺面前證明自己在大陸有多紅的徐熙娣大概沒想到,這塊土地上有多少人喜歡你,就有多少人恨死你。虧只虧在喜歡你的人總是默默無聞,而那些恨你的人却總是有那麽多的時間可以上網留言駡你,說些無聊的P話。不喜歡就別來嘛,結果還是有那麽多人給自己和別人找不愉快。中國這林子太大,果真各種變態鳥人也不少。

     

    我想我是要對駡的罷。到不是說S是“慫仔”,只能說我沒她那麽好的修養,我也沒有一個可以爲我出頭的助理還幫我說話,所以你們常常會看到我在BLOG裏發飈也不奇怪。

     

    總是有那麽多人把公衆人物想得太理所當然。我憑什麽要按照你設計或者你覺得合理的方式說話和生活?惹急了,玉兔還咬人呢!何况在咬人之前,眼睛先給你點紅色看看。

     

    新浪好像是對小S“特殊照顧”了。我曾經有一個新浪的博客,因爲種種原因我想要停用删除。找了各種辦法,聯絡了新浪的管理員始終沒有得到回復。這該死的空間就是删除不掉。頂多就只能清空BLOG裏的文章,可這個空殼子還在。原本想節約一點網絡空間資源,至少把域名騰出來給別人使用,可沒辦法。終于發現,要做一個“環保人士”在中國是舉步維艱的。

     

    因爲徐熙娣的關博我多說了幾句,就不知道“少爺”的能撑多久了。
                徐熙娣

  • 艱難的出逃

    2008-08-30

    我已經不記得上一次出門的確切時間了。去年,還是前年的瀘沽湖之行是一段艱難的旅行。之所以說它艱難是因爲我在路途上耗費了太多的精力。但那畢竟還是一場旅行,而這次我簡直是抱著出逃的心情想要離開昆明的。

     

    這份工作讓我覺得自己越來越不自由,無論是心靈還是身體。時間長了我甚至連逃離的力氣都沒有了,不知道會不會再過一段時間就連逃離的心情也都沒有了。那樣也好,不想也就不會覺得苦。人的辛苦大多來于“有所求”“有所想”。

     

    我還是逼迫自己要出去了。由于是逼迫,所以去哪里都不要緊,只是單純的想要離開。想要在這個工作上騰出時間,基本上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和領導的請假不能找過三天,和同事的換班要顧及對方的工作量,和目的地的預定要牽扯太多的瑣碎。我終于發現一個人出門其實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原來那個背個包包就啓程的我大概少了現在對物質條件的渴望,所以總是能輕鬆上路。

     

    請假是一個複雜而無趣的過程,因此想盡了各種辦法,也得罪了不想加班而和領導大吵大鬧的導播。最終,還是以主持人之間互相代班還假的方式解决了時間問題。原本計劃是去和順發呆的。泡澡看天,喝茶飲酒,讀書寫字是我覺得最愜意的一種旅行方式,可惜在我準備車票時,突然傳來了公路因爲嚴重泥石流而被迫中斷的消息。多方打聽發現,如果坐飛機到保山轉車的成本已經可以到其他更遠的省份了,于是還是放弃。

     

    我還是始終希望能把我設計的旅行方式和心境繼續下去,去不了騰沖我還是在尋找適合我發呆的小城。我想,鳳凰是我喜歡的地方。昆明飛到長沙,再從長沙坐火車到彰化,在從彰化坐車到鳳凰。這樣的行程與顛沛流離的心境大概是不可能靜靜發呆的。假期緊迫的我是沒有時間可以過多耽誤在路途上的。

     

    平遙古鎮是同事推薦的另一個適合發呆的去處。只可惜當上網調出圖片來才發現那個地方沒水的時候,我就屹然地决定放弃了。在山清水秀的地方滋養起來的我是不能忍受“古道西風瘦馬”的發呆的,哪怕我真的是“斷腸人在天涯”。

     

    泰國?一個人出國語言不同是很危險的。雖因爲自己長的難看不怕被人賣作人妖展覽,但只會“薩瓦迪卡”的能力是沒辦法讓我看到最美麗的景色和最色情的美麗的。

     

    我真是越來越討厭這種婆婆媽媽的狀態了。于是我翻開地圖,閉上眼睛隨便一指就决定了我的目的地——西安。那的確不是一個適合發呆的地方。對“死人堆”的印象還只是停留在中學的地理和歷史課本上。但我還是决定要去了。這是一個荒謬的决定方式,但它至少讓我可以有一個相對安定的目的地。我不敢保證這趟出走還會不會有什麽其他的變數。爲了這次的旅行,從一開始我就費盡心力,才覺得想要給自己找幾天閑真是一件天大的難事。真不希望幾天以後上來告訴你們我是在安寧睡了幾天。

     

    神啊,保佑我吧。

  • 關于耐心

    2008-08-22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變成一個超級沒有耐心的人。特別是對于工作和情感的問題,我總是很害怕遇到那些“講又講不聽,聽又聽不懂,懂又不會做”的人。總是以效率作爲生命的指標之一。大概是因爲懶的關係,所以最怕做無用功。而現在我做的很多工作大都是無用功。一會兒一個想法,一會兒一個變動。做了一大堆東西結果都沒有用。然後領導再換個想法,又讓我們重頭再來。實在受不了。久而久之,根本沒人講求效率了。每當問其爲什麽還不著手時,得到的回答往往是:鬼知道什麽時候又要變了!

     

    有老同事告訴我說,這就是事業單位的辦事方式。我也就只有耐著性子使勁適應了。我想,我要是有朝一日有點權利當個小領導,那麽絕對手下呆不了幾個人。本來就是混日子的單位,那能講求效率?絕對是光杆司令一個,弄不好還要我一個人全部承擔,不累死才怪。大概是因爲不信任的關係,所以事事親力親爲總不見得是好事。這點我到是明白,我絕對不是個帥才。但要遇到一個懂得用才的人也不比尋求海枯石爛的真愛容易到哪里。

     

    我深知自己的毛病,以及與現實世界的格格不入。我倒不是別人所想的故意高傲,我可想變得世俗了呢!可就是耐不住那種阿諛奉承時大起鶏皮疙瘩的感覺。旁邊到的確有人做得如魚得水,臉不變色心不跳的。佩服佩服。同學聚會時,有人說,家境不好的人大概更能適應這種DISPLAY的轉換,不想盡各種辦法又怎能飛上枝頭變鳳凰?!是啊,我很理解。可我就是做不來。要命了。

     

    我沒耐心,但的確是有點耐力的。我游泳速度不快,但總是能游比較長的時間。大有“龜兔賽跑”之勢。朋友都說,看上去還以爲我是有耐心的人呢。鍛煉耐心有什麽樣的方法?跑長袍有沒有用?沒有人監督又能堅持多久?看到旁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浪費了多少張健身卡了。

     

    如果我可以走一遍“綠野仙踪”,我肯定要一顆耐心。

  • 實在無趣

    2008-08-19

     

    最近不知怎麽的,總是覺得累得要死。中午下班回家以後倒頭就睡,睡到天昏地暗還是覺得累。討人厭的夢一直纏繞著自己,莫名其妙的故事離奇上演,更有時候明明知道是在做夢可還是醒不過來。上網來查關于做夢的治療,無果。只看到一堆“要减輕壓力,放鬆心情”的屁話。

     

    終于發現其實我是易胖體質。只要一放假,只需短短4天,回到外婆家什麽也不用想,什麽也不用做。看書、吃飯,睡覺,過著猪的生活,馬上就會胖起來。哪怕刻意吃的很少,結果也還是一樣。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减輕壓力,放鬆心情”的效果吧。

     

    曾經看到電視上張越采訪一個“生活家”。她說,她不管多忙,每個星期都要找一天把手機關掉,切斷一切和外界的聯絡,就這樣靜靜地呆在家裏當一棵白菜。白菜?怎麽當?就是只喝水或者稀飯,减輕腸胃負擔;只看書不看電視不上網,减輕腦袋負擔;不運動不下床,减輕身體負擔。哈,很是羡慕。照著做了一天,結果因爲忘記關手機而被單位打來的電話惹得走火入魔,變成了一棵瘋白菜,最後淪爲韓國國粹——腌白菜!想說,現如今作白菜也不容易了。

     

    因爲想要打發疲累,而所謂的征友也沒見什麽效果,只好再去麻煩那些老友。每次聚會我都要抱怨個半天:你們叫我出來我鐵定兩肋插刀,我叫你們出來你們絕對插我兩刀!朋友只會笑話我說:誰讓你生活那麽單調!?奇怪,以前那個可以一個星期不下樓不會客的我跑到哪里去了?人老了就真的會怕寂寞?那我是不是應該多留些時間陪陪父母?

     

    有一次,朋友帶他的朋友來找我逛街。他是這樣向她介紹的:嘉揚這個人最討厭話多。朋友立馬自省:我話還挺多的吧?後來,當我得知他們之間的對話時,一邊贊嘆摯友的默契,一邊對早已流傳出去的惡名有些羞愧。我還發現一個規律,好像金牛座的人話都比較多,(*^__^*) 嘻嘻……

     

    怎麽越來越覺得寫BLOG變成了拉家常,實在無趣,就此寫罷。

  •  

    你是看重愛情還是看重麵包?對于工作,你只是把它當成你的老米來源,還是爲了要芝麻開花才奮力拼搏?你是要努力工作爲了掙更多的錢,然後再用錢來換取豐富的物質,從而讓自己變得快樂?那麽“窮開心”算不算同樣幸福?只不過走的路不一樣,最終却達成了同樣的效果。“條條大路通羅馬”說的是不是這個意思?

     

    不知道爲什麽工作,也不知道如何才叫快樂?那麽,這表明你是一個毫無目標的人。很多都市白領的生活只是一種麻木的消費,而幷非享受,因爲他們幷不懂得怎麽才能讓自己更快樂。

     

    曾經看過一本關于“幸福感”的書。人們總覺得如果得到了某一種目前還沒有得到的東西或者生活,那麽自己的幸福感必定是直接上升的。然而,當你真的得到以後,在短時間內,你的幸福感的確是直綫上升的,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就不再覺得獲得的這樣東西或者生活幷不是那麽的讓人幸福,雖然沒有它可能會更糟,可也實在不可能像最初一樣那麽的爲此而高興。這就是因爲我們已經被幸福的慣性所吞噬。就好像火車起步時很是興奮,時間長了就沒人在意它是跑著還是沒跑,除非火車真的停下來了才發現自己的不適應。所以結論是:幸福一直都在,幸福感却越來越越淡。

     

    人們生活的環境大抵相似,不拿極端事例作比較的話,我們所經歷的東西都差不多。所以幸福其實也就比較平均的散布在我們的周圍,只是因爲每個人所看重的東西不一樣,所以他們的感知才會有所差別。當然,這是“幸福感”的差別,而幷非“幸福”的差別。比如,有人工作在乎領導的喜好,有人在乎客戶的喜好。誰是高明?高明的人才不會蠢到回答這樣的問題。小孩子常說,人長大了就不說實話了,其實是他們分不清什麽是實話了。這絕對不是一個二元世界。

     

    離開《夜色》的原因就是大多數的聽衆比我都有本事給感情問題出主意、下定義,好像情感就那麽幾種問題,也就那麽幾種解决方式一樣。當然,現在《夜色》的主持人也常常犯有“泥菩薩過河,普度衆生”的毛病,急得客座的心理學老師强烈要求重回我節目時段。倒不是說新DJ做得不好,只是那實在幷不在我的接受範圍。必須要說的是,每天晚上發來短信的聽衆比我做的時候多多了。這大概就可以證明人們需要這種萬丈光芒的節目吧。只可惜我就成爲了新任DJ的犧牲品:不知哪位花痴少女,因爲迷戀我的聲音而被其建議到電臺門口來堵我,嚇得我倉皇失措慌忙離開。幸好這奇女子大概迷戀的只是坐在那個時間段上說話的人,阿彌陀佛!她的愛情轉移了!

     

    這當然不是我要的生活,所以我不看重,也沒覺得有什麽幸福感,反倒造成了我很多的困擾。但這幷不說明在別人看來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其實,我的“高傲”幷不難解釋:我不在乎你!既然不在乎也就沒什麽好臉嘴。此原理在愛情中,同理可證!別說什麽“我付出了那麽多;我爲你犧牲了那麽多;我等了你那麽長時間……”的屁話,誰讓你等的?誰讓你犧牲的?自己的愚蠢難道還要別人來幫你買單?這就是腦袋不清楚,搞不清你要的生活是什麽!你要愛這他就去愛,你要他愛你?這就有些霸道了。說白了還是那句話:人家不在乎你!既然不在乎,就沒有可以要挾的資本。你可懂這個道理?

     

    王菲和林夕智慧大概幷不深奧:“不是我的我不要,不愛我的我不愛”。足够讓人受用。

     

    我們無權干涉別人的選擇,更談不上指責。世界大同,就看你要的是哪一種生活。

  • 自查自糾

    2008-08-15

     

    有些時候實在很想發飈。不過最近看到的一些養生書總勸誡我離那些怪胎遠一點以保持自己的清潔,所以我還是盡可能地只是删除部分留言,不再與其對駡。真不知道大學擴招是不是也已經把很多不僅情商不高,甚至是智商也有問題的人都招入其中了。感嘆中國的全面經濟建設啊!

     

    如果來訪者不懂得最起碼的尊重和禮貌,那麽就請不要留言了。別讓那麽多人鑒證我們正處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初級階段。好自爲之。

     

    關于同性戀的問題,我在這裏做統一解答。如果你願意愛誰就愛誰,願意和誰做愛就做愛,除非你是和我上床,否則個人性事與你無關。不過我必須說明的是,目前來觀光的諸多八婆們的確讓很多男人對女性失去興趣。想想也可悲,女人最終被男人打敗,自己却還感覺良好。

     

    每當我以爲留言者的素質提高時,我總是被事實當頭棒喝!所以,不要問我爲什麽要删你的留言,請先自查自糾。

  • 一個人生活

    2008-08-15

     

    大概是因爲從小都是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所以當自己有能力過一個人的生活時,就特別想要一段“單飛”的生活。我所說的“單飛”不僅僅是離開父母,那是一種生活狀態,是一種鍛煉生活意志和生活能力的必須。上大學的時候完全可以住校,可因爲始終無法和舍友的生活喜好融合,終于還是常常回家。比如通宵的麻將和無休止的日本AV女優影片都讓我無法正常入睡,而第二天也只有我一個人正常上課。

     

    曾幾何時,有三個月和別人同居的生活經歷,愛得死去活來終于用盡了所有的激情,打包回到了父母的家中。其實在家裏生活是一件很方便很幸福的事情。可往往因爲被照顧的太周到而不免覺得有些不自由,雖然我所說的自由不是帶女生回家,可始終還是覺得生活太有規律的起居不是我這個應該揮霍青春的年紀應該做的事情。大概從骨髓裏我就有一種令人討厭的叛逆。

     

    母親老說,如果我一個人出去住必定會把家搞得像個狗窩。這話可不竟然。大學裏的宿舍被我收拾的一場整潔,大概是因爲有難得的自我空間吧。也因爲曾經有人在我不在的時候睡過我的床而和室友大發雷霆。我想就算是現在,我估計也改變不了這惱人的潔癖。

     

    最近不知怎麽地又突然有一個人過的念頭了。仔細想想,大概是因爲父母年紀越來越大,等他們身體不好了再出去住顯然是不可行的。父親的突然住院讓我覺得我大概只能把這個想法再次掩埋。雖然說不上是什麽孝順的孩子,但這件事的確讓我有些掙扎。畢竟,要享用自由就要付出一個人生活所必須付出的代價。與其說,一個人生活是一種念頭,不如說它就僅僅只是一種衝動。內心裏我太需要被關愛,所以往往把自己裹得更緊。

     

    祝福父親早日出院,祝願母親少些操勞,祝自己別那麽快老去。

  • 突然覺得有些冷,是因爲衣服穿得少的關係嗎?我走到了窗前,把紗窗拉到一旁,闔上了那兩扇大的玻璃窗,然後坐在電腦前,開一盞小燈寫下這些文字。

     

    春城的秋天像是突然襲來。一樣的風雨却夾帶著不一樣的溫度,如果僅僅只是把天空拍成一張張照片,我想大概沒有人分辨得出昆明的夏末與初秋。

     

    我穿上了大紅色的衣服,爲自己添一抹青春的印迹。偶爾臉上還會長一些隻屬于年輕人的“青春痘”,真不知道這是不是老天用來告訴我青春仍在的唯一方式。只可惜在這些青春證明的旁邊還是不能阻擋的出現了一些皺紋,我想我會把它歸咎爲沒有好好保養的關係。

     

    哈,真是一個不願老去却正在老去的老男人!

     

    與其說我自戀不如說我自殘。性格裏有太多讓我不滿意的東西,不想細數。原以爲只要旁邊的人知道我是怎樣的人就可以容忍我的堅持與任性。結果往往是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終于全盤毀滅。真不知道從哪里學來的壞毛病,非黑即白的生活好像一直像一塊巨石一樣,擋在我幸福的前面。偶然翻看大學裏的書籍,恍然,原來我是一個“形而上學”者!?不知道現在想要改變世界觀還來不來得及。

     

    我是一個自治能力差的人,但我很清楚我這個缺點。所以我很小就堅信,如果我沾上毒品,我絕對戒不掉。有調查說,毒癮是性欲的7倍。我的天啊,對于一個色性不改的天蝎而言,7倍的性欲是什麽概念?!所以,我就是死也不會去碰那種東西。但是好像感情就不是那麽回事了。我明明知道“騷擾”一個不想被我騷擾的人是不可抗拒的事情,我絕對沒有這樣的自治能力,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這個人的電話號碼從我的手機上清除,然後在删去所有的短信和通話記錄,從客觀上遏制主觀的欲望。當然也有失敗的時候!比如,有一次我就撥打10086請聲音甜美的客服小姐幫我找回丟失的號碼!這種做法真是遭人鄙視!

     

    不過,該死的天蝎也有一個好處。一旦心死飛走得比什麽都快!

     

    上一篇博文裏,我發瘋地貼出了交友信息。本想在冷靜之後删除的。想想作罷,這也是記錄當時心情的一種證明。有時候真想找一些兄弟能在我寂寞失落的時候陪我聊天,陪我喝酒,陪我談感情……(哈哈,這話說的好像我要出櫃了!)

     

    有時候我會很奇怪,怎麽旁邊的某些蝎子會有那麽多的朋友?是我不够天蝎,還是他們不够天蝎呢?哎,又形而上學了。聽到一個笑話,說是臺灣的主持人康康因爲父母把他的生日記錯,當了30多年的金牛座,處處以金牛的星座教條要求自己,突然有一天,父母當著朋友的面告訴他真正的生日,于是從這一天他就變成了雙子了!哈哈,從今以後要開始另一種生活會不會很過癮呢?

     

    如果讓我自己選擇一個星座的話,我會選什麽呢?不知道,應該還是天蝎吧。張小嫻《星座還是自己的好》充分地證明了人的自戀。

     

    好了,記得我需要一些陪我喝酒陪我解愁的“男朋友”!

     

    今天,就是這樣……

  • 一份交友廣告

    2008-08-11

    突然發神經想在這裏發一份交友廣告,給自己找點麻煩。

     

    本人身高178cm,體重62kg,年紀27

     

    交友還要說點什麽呢?

     

    天蝎座,專一,占有欲,性欲强。哈哈哈哈

     

    就這麽吧。有意者聯繫本人,或者傳小紙條,郵件都行!

     

    瘋了,瘋了,我真他媽的瘋了!

  • 那就這樣吧

    2008-08-10

    越不常寫字就越不想寫字。發生的事情越多就越沒有解决它們的勇氣。那就這樣吧,選好走的路。


  •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它不是要提醒你從此要戒掉一個人的孤寂

    它是要告訴你從此有一個我的陪伴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戴在你的無名指上

    然後輕輕退去在你小指上的圓環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看著它在你手上漸漸烙上歲月的印記

    我牽起你的手

    在陽光下

    我們鑒證在指環上留下的道道劃痕

    那證明我們一直在一起

    一直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在戒指的裏面刻上我和你的名字

    然後在每晚睡前握著你的手祈禱明天的來臨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不論有一天我們是不是會分開

    但請你答應我

    別在我的面前將它摘下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它絕對不是一種桎梏

    請你別那麽害怕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不論有一天我們是不是會分開

    但請你答應我

    別在我的面前將它摘下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可是最終它却戴在了我的手上

    不在無名指

    不在中指

    它在我的食指上閃耀著光芒

     

    我想給你買一枚戒指

    哪怕你早已不記得我的模樣

  • 2008-07-24

    酒精中毒!難受死了!!發誓戒酒!!!

  • 愛情的好處

    2008-07-22

    戀愛有利于身體健康?我期待它可以讓我得到更多陽光的沐浴,可是誰又能保證總是晴天呢?所以,期待讓愛情來改變自己現有的生活顯然是不實際的。或許你的改變可以證明對對方的重視,可那不見得就能換來同樣的關注和體貼。愛情絕對不是等價交換。

     

    許久沒有嘗到因爲思念一個人而令人窒息的感受了。很過癮,但也有些不真實。有時候,我在想,因爲思念的窒息是因爲真的在乎對方,還是因爲自己把寂寞擴大?我翻看心愛的書,發現眼睛幾分鐘都停留在同一行文字上。我打開電腦選擇一部電影,可總是會因爲某一個小小的細節就開始浮想聯翩。哈,一個將近30歲的男子居然還有這種戀愛的“不適應症”真是讓我有些興奮。

     

    閉起眼睛,我好像記不起對方的樣子,這讓我覺得有點糟糕。拿起電話,我覺得我好像沒有太多的話要說,這也讓我覺得有點糟糕。我疲于應付朋友的朋友,于是,只要不是JUST THE TWO OF US的約會我統統拒絕。遺憾的是,我們基本上不太有機會單獨相處,所以我們基本上沒機會相處。大概是因爲缺乏安全感的原因。我夢想中的生活是兩個人躲在象牙塔裏愛得死去活來。當然,經驗告訴我,這是個危險的想法。所以,我不確定我們能愛多久。更確切一點地說是,我們能在一起多久。我們都還沒有愛上對方。試用期的磨合,除了性(愛)生活以外更重要的還有性(格)生活。

     

    感情的投入其實是一個漸漸陷落的過程。隨著年紀的增長,誰會一開始就愛得死去活來?不是不願意,而是沒動力。雖然知道“珍惜”是必備的愛情砝碼,但是刻意地維繫能有多長的時間來支撑。PASSION如果不能在短時間裏燃燒,愛情也必將很快進入冷却期。當荷爾蒙恢復正常時,誰能保證會不會有“就此作罷”的想法。這是一個大矛盾!一個無法調和的大矛盾。

     

    “談戀愛”之所以叫“談”,大概是因爲兩人之間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吧。話是越說越多的,鶏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成爲兩個人捧腹大笑或者一同咒駡老闆的情感添加劑。而因爲“成熟”的冷靜,每次的電話都只會問:你吃了嗎?下班了嗎?要睡了嗎?……這些大概就只是看看對方還是不是活著了。戀愛中的“自由”和對方給予的“關心”也同樣是一個無法調和的大矛盾。

     

    我坐在電腦前,想要列一個表,把愛情的好處和愛情的壞處試圖添在這個表格裏,看看我們的關係是不是積極的。可我所填寫進去的東西幷不是僅僅只有這個人才能給予的。比如,“我可以找一個人吃飯不再覺得孤單”,而這個和我吃飯的人完全可以是另外一個人;再比如,“我可以名正言順地解决天蝎似乎發狂的性欲”,而和我上床的人也不一定就只能是對方,區別僅僅在于,一個是“做愛”,一個是“上床”。或者,我還有更爲方便以及環保的兩隻手。

     

    這些方便細細一想其實都不能稱之爲“愛情的好處”。我終于還是把這個無聊的列表DELETE。愛情不是數據,它不會因爲這些方便和好處就證明我是不是幸福。這些所謂的好處只有當它發自某一個特定的人的時候才有意義。愛情是形而上的東西,我怎麽會忘記了它的本質,居然還想統計出一個幸福感的指標。真是愚蠢!

     

    我還是無法確定我們是不是在戀愛,既然沒有一個標準給我讓我衡量。

     

    愛情的好處?

     

    呵,

     

    愛情的好處!

  • 我們以前老說一個人是鴕鳥,遇到事情就只會把自己的腦袋埋起來,以爲看不見就不會發生。但是我最近越來越發現,其實現代人更需要一種“自我催眠”的鴕鳥心態。

     

    壓力大是社會裏每一個人都經歷的問題。別以爲只有都市白領才會感到困惑,農民也會爲了一年的收成而惴惴不安,民工們也會害怕年關拿不到一分錢……這些問題當然不是鴕鳥精神就可以解决的。我今天要說的是那些“沒事找事”的壓力、煩躁與“鴕鳥心態”的自我催眠。

     

    面子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已經不再只是男人們追逐的專利。“不給我面子”,“看不起我”,或者是“不把我放在眼裏”往往是現代人發生矛盾的最直接原因。話又說回來,看得起又怎樣,看不起又怎樣呢?因爲一句話大打出手已經不是什麽稀奇事了。“肝火旺”大概不能推卸這個問題的全部責任。

     

    我就是一個“受不得氣”的人。只要別人一向我開炮,我絕對第一時間扔回一顆原子彈給他。然而,現如今,誰又會是“省油的燈”?你來我往,一下就把問題弄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不是一個裝孫子求和的人,但想想也實在沒必要讓自己不開心。明明知道對方不敢指著自己鼻子駡,頂多也就是和同事盤盤是非,或者在BLOG裏指桑駡槐地說上幾句,結果自己還要偏偏“沒事找事”地去找來看看對方是怎麽駡自己的。真是吃飽了撑的!既然受不了那個刺激,我就乾脆不要去看駡我的BLOG文章,或者也不要去打聽對方是怎麽在私下數落自己的。“眼不見,心不煩”嘛!管你駡不駡的,只要不指著我鼻子駡,你裝“講文明”,我也就裝“迎奧運”了。

     

    話已至此也就乾脆說明白了。那些實在看不慣我的人也就乾脆不要有任何交際就行了,我也厭倦了在彼此的BLOG裏“暗度陳倉”。你也不必每天早上都來光顧一下我的BLOG,看看裏面是不是又有新的內容針對你。這個游戲不好玩,我想你大概也沒有精力和一個自己討厭的人玩這種無聊的文字游戲。

     

    從此以後我當“鴕鳥”,只要別做得太過分,就把彼此當透明人吧。引用領導的至理名言:見不得就不要見,總比沒事找事好。

  • 瑣事力量大

    2008-07-18

    雖然說生活就是由各種各樣的瑣事組合而成的,但在面對一堆無聊透頂的瑣事時,還是有滿腹不爽。

     

    雖然誰都知道簡單是快樂生活的最高境界,可還是有那麽多人要把事情搞得越來越瑣碎,不是複雜。複雜是有技術性的,瑣碎是白痴性的。

     

    雖然知道你不去招惹別人,別人也會來找你麻煩。指桑駡槐是現代人最擅長的武功。有時候真想,大不了一拍兩散,幹嘛非要爲難自己和那些關係戶搞好關係?領導都說了,見不得就不要見,總比沒事找事好!

     

    雖然知道人是有生理周期的,可還是不能控制因瑣事而帶來的心理低潮。最近有一本叫《男人那幾天》的書,闡明男人也有“大姨媽”。呵,真是自哀自憐。不過比起女人的那些破事兒,男人已算是悠然自得了。我無限崇尚的至理明言還是那句:胸大無腦!

     

    製造麻煩恰恰就是女人的專利。小女人製造小麻煩,老女人製造老麻煩。自然界亘古不變的規律。

     

    瑣事力量大!好多男人不是被壓力壓倒的,而是被瑣事煩死的!

  • 第三號男生

    2008-07-17

    第三號男生最討厭四川人。

     

    他想不通爲什麽四川人的生命力有那麽强?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地方有一半都是四川人!一場大地震屁事兒沒有,更恐怕激勵了那些四川人的繁殖欲望。

     

    他有一天驚嘆的告訴我:四川某城市裏,因爲地震死了的有幾萬人,結果一調查才發現,符合計劃生育補償政策的僅僅只有2千人!他一邊眉飛色舞地描述四川人的生育能力,一邊感嘆四川話的青澀難懂。

     

    我搞不清楚他爲什麽那麽討厭四川人,問其原因,他也說不清楚。上大學的時候,他有個四川的女同學。說話速度本來就快,爲人處事又實在是討人嫌。她總嘰裏呱啦地對著三號男生講一大段四川話,結果得到的回應是:“你他媽少給老子講鳥語,說中國話!”這倒好,一下子把四川人踢到到太平洋當土著人去了。我說他這是在分裂祖國,他樂得咯咯直笑。

     

    工作以後收入頗豐的他,在我們遇到困難需要接濟的時候,也總能出手相助。雖不是大把的鈔票給我花,但管吃管喝還是能做到的。因爲地震,他們單位組織捐款,他硬是咬死不捐。我問他幹嘛不捐,他的回答還是那句好話:我討厭四川人!我又問:那你不討厭什麽人?他回答更理直氣壯了:除了四川人!我還問:那要是其他地區地震,你捐嗎?他馬上溫順下來:傾其所有。我到不相信他能傾其所有地捐給除了四川以外的其他灾民,但他對四川人那麽執著的討厭倒是讓我欽佩不已。

     

    雖然我對四川人也沒什麽好感,倒也不像他來的那麽激烈。大概是人口衆多的緣故,生的多了,壞人也就多了,當然好人也不少。我旁邊也有一個好朋友是四川人,但我對他還是有一個要求:別跟老子說四川話!哈哈

     

    最後以三號男生的口頭禪結束對他的描述:老子平生最恨耗子,特別是“四川耗子”。

     

    (本文一發表,想必又要引起諸多抨擊。在此,本人代表三號男生向諸多四川好人們表示敬意,幷希望鼠患不再發生。)

  • 慣性的夢魘

    2008-07-17

    我是牛頓“慣性定律”的始終擁護者。“習慣”一詞的出現大概與這個定律有著异曲同工之妙。太長時間沒有來更新BLOG,不是沒話說,而是想不清我幹嘛要向誰交代,哪怕那個人是自己。

     

    我有一個夢魘。我記錄下來的東西總會在不久的將來就消失不見。感情亦然如此。所以,我拒絕了在互有好感的頭幾天就享用床地之歡,我會覺得在身體疲軟的刹那,心也跟著萎縮了。現代人好像早已經習慣了“先性後愛”的生活理念。他們認爲,在還沒有愛到無法分開的地步時,就應該適時地檢查彼此身體的舒適度,如果實在難以以快樂收場,最好還是把握自己的青春另謀其他的性福。肉體和青春的賽跑,時間往往獲勝。我們都經不起太多時間的浪費。所謂“及時行樂”是現代人最高效獲取滿足感的不二法門。

     

    感情有試用期,身體也有試用期。不知道愛情這東西有沒有參加醫療保險,生病有沒有得治?或者有沒有申請到“三包”的承諾?

     

    我開始試著軟化自己的內心。他說,給別人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次機會。他說,不要想明天還會不會在一起,想想今天是不是幸福。他說,他也有一個夢魘,也因此得了失眠。

  • 論孬種

    2008-07-03

     

    我發現在我的身邊有好多的孬種。他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在私底下駡天駡地,可若讓其當面對質又屁顛兒屁顛兒地逃走,最多翻個白眼兒已是起最大的本事了。吹個口哨或哼個小調以爲是瀟灑無畏,殊不知完全是心虛“給自己壯膽”的表現。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以前上小學的時候,有這樣一個男同學。他因爲被班裏的女生欺負,不敢打,不敢駡,居然回家找出全班的集體照,用圓規在那個女生的臉上亂戳,不時嘴裏還振振有詞以泄私憤。這位孬種同學不僅沒有得到其他同學的同情,反倒淪爲別人的笑柄。當然我也能理解,人的情緒總需要被發泄,只不過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實在是自欺欺人。

     

    別以爲這些自慰的小把戲只是小學生幹的事,現在的成年人也不見得高明到哪里去。說來也怪,若真要是看不慣,出來打一架也不是不可以,偏偏要“碎碎念”,非要讓個大男人的形象淪爲潑婦不可。何必,何必。

     

    不過,要讓所有人都活得有氣節顯然是不現實的事情。既然沒那個本事解决問題,當然還是要找個途徑安慰下自我。只是沒想到,現在的“阿Q”不僅沒本事爲自己“討回公道”,還更學會了裝無辜,裝可憐。想想,如果當年那個用圓規戳女生照片的同學學會了這招,恐怕會贏得老師的同情。只可惜他“孬種”得還不够透徹。

     

    遇到了以前昆明台的某同事。說是單位上風風火火進行改革。以前領導眼裏的紅人不紅了,從省台跳槽過去的“新鮮貨”開始博得疼愛。在感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之餘,也開始向我傳授“混世之道”。答案很簡單,三個字——裝孫子。只可惜走進了新時代,這“孫子”也不見得吃香了。白天裝好人,晚上駡咧咧的孬種們也該重新覓條出路了罷。

     

    其實,當孬種是自己的選擇。你就是孬死也沒人說你!只不過,在用圓規戳別人照片的時候,也麻煩抬頭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是不是又可憐又可笑。

     

     

    ——本文涉及的人物均爲虛構,請勿對號入座。以免我又被誰用圓規伺候。(我也來裝回孬種,嘻嘻)

  • 經典名句

    2008-07-01

           
            你不去撞車,車會來撞你。

            呵呵,It's interesting

  • 暹羅之戀

    2008-06-29
             暹罗之恋3

    世界上的愛有很多種,每一種都刻骨銘心,可惜它們幷不是朝著同一個方向閃耀。于是,我們因愛掙扎,爲愛逃避,逼愛妥協。

     

    《暹羅之戀》是長達2個半小時的泰國電影。大概是因爲包含太多愛的種類,不得不用時間作爲代價。祖孫之間的愛,父女之間的愛,母子之間的愛,鄰居之間的愛,同性之間的愛,异性之間的愛,陌生人之間的愛……

     

    擁有那麽多的愛就一定是好事嗎?愛與愛之間就沒有取捨嗎?因爲各種愛的自私,我們必須選擇放弃一些在我們生命中同樣重要的愛。我深刻地記得TONG在最後和MEW說的話:“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好了,但請你記住,這不代表我不愛你!”

     

    愛算什麽呢?多少人憑藉“愛”爲藉口而占有別人的生活,吞噬自己的欲望。只是在面對現實的時候,“我愛你”又算什麽呢?

     

    看這部電影,我只掉了一滴眼泪。那是在堅强之後的妥協。是沒有人知道的“必須放弃”。

        暹罗之恋2

            不代表

            暹罗之恋1

  • 因爲節目時間的調整,我突然“多”出了許多時間。我每晚强迫自己早早上床,不論睡不睡得著;我强迫自己早起,下了節目以後回到家裏的時間比我以前起床的時間還要早。于是,我可以用這“多”出來的時間看書。我一直很悔恨這幾年把太多的時間浪費在臺灣的綜藝節目上,對著電腦傻笑得像個笨瓜。所以我强迫自己改變,這也是我爲什麽離開“夜色”的原因之一。

     

    我從來不是一個興趣廣泛的人,所以讀書也總不會海納百川。我不喜歡打聽別人的故事,所以對各路名人的傳記一概沒有多大興趣。前幾天逛書店的時候,因爲一直沒有什麽新書上架,朋友硬塞了一本名爲《生命中的不可思議》的傳記給我,幷且用非常八卦的眼神告訴我:她是李敖的前妻哦!

     

    我當然認識她——胡因夢。只不過我錯過了她在藝能界活躍的年代。而至于她的前夫李敖也却不是我的菜。去窺探一個備受爭議的人的一生,試圖想要找出事實的真相,這種想法本身就是不成熟的。就好像多年前,馬中欣“重走撒哈拉”試圖揭露三毛的“虛假”一樣幼稚。作家的文字帶給人的愉悅絕不是作家本人生活的愉悅。李敖曾大肆宣揚的“三毛僞善說”如今却在自己身上得以印證,自己寫的“自傳”不見得就是事實。

     

    話說遠了。

     

    讀胡因夢的書沒有抱著窺探的心思。說白了,因爲對她不感興趣。看她的字就僅僅只是看她的“字”而已。就好像講述一個陌生人的生活,只不過,這個陌生人經歷的東西多了些,所以才有資本彙集成書。我想,我要是寫一本關于自己的書(我是說系統描述自己經歷的書),絕對是兩個極端。經歷的事情不多,想法却詭异一片。要麽就是挂流水賬,要麽就是晦澀得連出版審批都通過不了。胡因夢的字大概剛剛處于大陸出版界的容許範圍內,所以,讀者可以試圖窺探,或者僅僅只是“看字”。

     

    生命裏,沒什麽是不可能的。這個書的題目明顯是大陸出版者的意淫行爲。《死亡與童女之舞》似乎更適合這個名叫胡因夢的女子。

  • 告別紅人時代

    2008-06-24

    我常不自覺地把自己推到風口浪尖上,引來無數情緒的眼光,自己亦覺得“高處不勝寒”。諸多事情過後,我必須承認:我是有恐高症的。

     

    向來“高調做人低調幹事”的我,大概也因爲這改不掉(也不想改)的臭毛病讓自己永遠不被記得好,只被記得傲。

     

    最後一次下夜班的時候遇到FM97的梁樂。

     

    “你瘋了吧?!”

     

    “啊?”

     

    “上早班去了?”

     

    “啊。”

     

    “我看你是真瘋了!”

     

    “哎。”

     

    “瘋了,瘋了,瘋了……”

     

    伴隨著梁樂“瘋了瘋了”的嘆息,我心想,我大概瘋了不是一年兩年了。

     

    我來到機房把那些不再有用的片花删掉以便節省我新節目所需要的空間。一點也不憐惜,就機械地點擊著鼠標,然後它們就“嗖”的一聲消失了。

     

    藝薩說:“你要不紅了哦”。

     

    呵。是的,我告別了“紅人時代”。


  •         星期一,天氣晴,我離開了你。

  • Hello Kitty!

    2008-06-15

    不開評論就是因爲現在媽B的賤人多!我們在茅坑上拉屎,丫的就張著嘴巴在坑裏接著吃!正所謂,接屎瓢是也!

     

    引用陳魯豫最近經典博文:“外界無聊的聲音總是不斷。我有些煩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 Kitty!”

  • 蹲坑

    2008-06-15

    在睡覺以前,我總想寫一點什麽東西。好像是對自己的安撫一樣。

     

    不再像年少時候,提筆總是記錄一些實際却瑣碎的點滴;也不會像自以爲長大以後的感嘆,結果過了幾天完全不記得是因爲什麽事情才讓自己如此抒情個半天。

     

    心裏想的事一定要別人懂嗎?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人們還是迷信幷且追逐“心有靈犀”的寓言。鬼才要人知道自己心裏想的事!原來,這個世界有那麽多的“暴露狂”,惟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的幼稚與乏味。

     

    我亦然如此。

     

    我喜歡被不認識的人瞬間的關注。比如,走在街上會有人回頭張望我的身影。也曾經因爲經過某學校門口,而被某女生舉著手機拍照而暗自竊喜。感受沉浸在“自戀却被人贊同”的意淫裏。

     

    我討厭被人認識的追逐,或者明白地說是“騷擾”!前幾天,我還在1點下班以後,被一個長得想鬼一樣的女人在電臺的路口攔截。于是慌忙逃離!

     

    王菲唱:“我討厭當明星,却希望引人注意。”我不是明星,也不喜歡被人追逐。我只愛瞬間的被人關注。那才能證明自己的魅力,而不是因爲一個破工作或者一個破名頭。我深刻地認爲,太多人喜歡“嘉揚”,只是喜歡他的“位置”而已。你們不瞭解他,又怎麽可能喜歡一個你不瞭解、不知道的人?隨便哪個人坐在這個位置照樣有無數的人追捧,哪怕他是一坨屎。

     

    而我此時正坐在這個茅坑上占著一個貌似光鮮的位置。儘管有人說,我也曾經拉了不小的一堆。我想,我總該穿提起褲子離開的。

     

    無論蒼蠅也好,蒼鷹也好,飛翔都是自己的本分。而我的本分,大概就是蹲不同的坑罷。

  • 很多年前,廣播節目很流行每天做不一樣的版塊內容,現在却很不流行。

     

    我剛主持《夜色聲音雜志》的時候,沒有什麽版塊,每天都開通短信平臺,說些感性的話,必定要把自己和聽衆搞得雲裏霧裏才算有“主持功力”。每一個剛接觸“夜談”節目的人總是要在聽衆面前表現得無所畏懼。這也是我後來爲什麽那麽痛恨《夜色》以及無病呻吟的聽衆的原因。

     

    後來,我任性地改變了。既然做得不快樂幹嘛還要繼續呢?所以,我壓縮了“有你真好”的時間,一個星期只讓它存在 一天,其他時間可以說是屬于我自己的,而聽衆只是“順便”聆聽而已。

     

    《夜色》改了好多次版。每一次改都會有很多人懷念它曾經的模樣,告訴我他們是多麽不習慣現在的改變。而我總說,習慣只是時間的問題。這幾次的改變都是我自己想要的。領導對《夜色》的放任幾乎到了不聽不聞的境界。大概是他們睡得太早的緣故吧,這反而成全了我的“放肆”。我討厭“哼哼唧唧”的纏綿!曾經我也哼哼唧唧,我只是要證明那些“好聽却膚淺”的話其實我說得比誰都好,但不見得有什麽“營養”!在此,我預言,下一任《夜色》的主持人必定也要大談人生,而其實也絕對是“大白蘿蔔”一個!

     

    每一個時期的片花我都有保留。從都市調頻的《木紋唱片》、《一點關係》、《嘉揚說吧》,到交通之聲的《佳藝展臺》和《拇指英雄》,更不用說FM100的諸多節目了。回顧一下,我的“資産”也真算豐富。那麽多製作精良的片花,每一次聽到都會帶我回到當初的年代。

     

    “生活家”,“愛在布拉格”,“人在旅途”,“話題男女”,“情歌甜蜜蜜”,“爵色嘉音”……

     

    LULU說,有一天不做原來的節目了,其實自己最捨不得是那些費盡心思而留下來的片花。我想,那些美麗的片段至少記錄了一些東西。廣播其實是留不下什麽的。這些精緻的“自言自語”也算是一種寬慰。

     

    上一次改版,我用BLOG的方式記錄下了它們最後的樣子。現在回望,那也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那些片花依然靜靜地躺在我的電腦裏面,但我已經忘却了太多。

     

    其實,我比誰都容易忘記。

     

    這樣,很好。

  • 在上節目之前,我細細回憶了一下曾經在《夜色聲音雜志》裏發聲的幾位主持人。除了亞東以外,我記得在我接手《夜色》時,還有另外一位主持人做周末版。他是同樣已經離開雲南的“繽紛97”的主持人蘇周。

     

    當年,“青春100”和“繽紛97”同屬音樂之聲旗下,所以兩邊的主持人相互混搭也是說的過去的。而我也是“青春100”唯一代班“繽紛97”《非常CD》的主持人。這些過往現在想來真是比上輩子還遙遠。

     

    不知道蘇周後來去哪里了,好像是在念哪里的研究所。他一走,就似乎和所有人斷了聯繫。雖然不想承認,但在他身上還的確隱約看了一些自己的影子。

     

    蘇周離開《夜色》後,有一段時間的周末版是王珂來做的。

     

    再後來,因爲我徹底離開了《飛一般的午後》,所以《夜色》就變成了每周7天的日播節目。而我也就安心地在這裏呆了下來。托當時製作人容雨的福,我時不時還能請假出去走走。她很同意我需要出去走走的想法,無論是充電還是散心。于是,在我記憶裏,我請過金驍幫我代了幾天的班。回來後,沒有人告訴我她做了些什麽內容,只是很八卦地告訴我,她在節目的最後總會放一首《難忘今宵》來應景。隔幾天遇到金驍的時候,問她,她更正:放的歌曲是“金驍多珍重”而不是“難忘金驍”,幷一再的强調她是個很有品味的主持人。呵呵,真是一個有意思的女生。

     

    然後,有一段時間我實在壓抑不了因爲“賣藥”而産生的極端情緒,我又一次一個人背個包躲到了大理的鄉下。那一次我是請李潔代的班。回來的時候,導播藝薩興奮地向我描述著李潔代班時的盛况空前。電話爆滿,短信飛天。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她代班的那期節目是《真情連綫》。

     

    韓雪進駐到FM100以後,我自然又多了一個幫我代班的DJ。不過,這次不是因爲我的“出走”,而是因爲一次很重要的考試。

     

    韓雪和我說:“我不會解决別人的什麽心理問題,我就放歌了哈。”

     

    我聳聳肩:whatever

     

    隔天,我收到一個聽衆的Email,問我昨天代班的主持人是誰?聲音很好聽,放的歌也很好聽。

     

    然後,韓雪也走了。她走的最遠,她去了悉尼。

     

    那麽多人主持過《夜色聲音雜志》,聽衆還記得誰呢?或者喜歡誰呢?

            Who cares

  • 《夜色聲音雜志》在開播的時候,播出時間是每天晚上的2330分。我必須提前半個小時到,去導播中國廣播聯播網的《校園音樂先鋒》。那半個小時是我梳理思路和準備播出歌曲的最後時刻。

     

    後來,聯播網取消了,《夜色》自然也就從23點開始播出。不過沒過多久,就總是會有一些事情發生。廣告商,特別是那些“性病老專家”、“歸國老華僑”的入駐,讓我一度失去了任何做這個節目的欲望。誰能接受在聊了一個小時的“龜頭之事”以後,又來裝清高的聊“心頭之事”?反正我是不行。在BLOG裏的抒發却被領導指責爲破壞頻率形象。真好像是我一天拿別人的生殖器開玩笑似的。無奈……

     

    幸好全國廣電系統大整頓,那些狗皮膏藥通通要扒掉,《夜色》才得以重建天日。

     

    大概有4個多月的時間,爲響應總台加强心理咨詢熱潮的意見,《夜色聲音雜志》被擴充成了3個小時。每天22點開始播出。後來,韓雪入駐本頻率。于是,《Let’s Talk》又占據了這個時段。

     

    這真是一個多變化的節目。用梁咏琪的一句歌詞來形容,真是:長長短短,短短長長,一寸一寸在掙扎。

     

    這也是一個多灾多難的節目。太多次各種不單純的內容進入,讓人倍受煎熬。

     

    不過,這好像是至目前爲止,FM100裏唯一沒有改過名字的節目。是品牌?還是破罐?不得而知了。

  • 雨記

    2008-06-05
                           雨城

     

    只要外面下雨,而我又栖身在溫暖的房間裏,我就覺得是一件無比美妙的事情。我好像特別能在雨天裏找到一種安全感,所以我在雨夜裏睡覺總特別香。即使雷聲再大,我也覺得安心。

     

    在昆明,要下雨的天總是不太一樣。雲層壓得很低,已不能形容成“一朵朵”,而是連成了烟灰色的一片。似乎伸手就可以碰到那些飽含泪滴的委屈,讓人分外憐惜。

     

    久久,天空漸亮,雨滴似乎也變小了,却既然繼續著。那好像是從轟轟烈烈的激蕩裏逃離出來,轉變成了甜膩的纏綿。此時,被雨喚醒的泥土的芬芳夾雜著手中菊花茶的清凉,讓人開始忍不住浮想聯翩……

                    雨叶